微信分享图

4447 徐冰 2001年作 鸟飞了

鸟飞了
拍品信息
LOT号 4447 作品名称 徐冰 2001年作 鸟飞了
作者 徐冰 尺寸 23×23cm;13×19cm;22×38cm 创作年代 2001年作
估价 6,000,000-8,000,000 成交价 RMB 6,900,000
出版
《Words Without Meaning, Meaning Without Words-The Art of Xu Bing》 Britta Erickson着 2001年版

展览
2001 年 文字游戏:徐冰的当代艺术 史密森学会及赛克勒画廊 / 华盛顿 / 美国
2002 年 都市营造:上海双年展 上海美术馆 / 上海
2002 年 中国当代艺术展 光州美术馆 / 光州 / 韩国
2003 年 徐冰 福冈美术艺术馆 / 福冈 / 日本
2005 年 寂静的优雅:东亚的现代艺术 日本森美术馆 / 东京 / 日本
2007 年 中国制造:美国埃斯特拉基金会收藏 以色列博物馆 / 耶路撒冷/以色列、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 / 哥本哈根 / 丹麦
2011 年 鸟飞了 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 纽约 / 美国
2013 年 重写的风景:印度与中国 国立现代美术馆 / 首尔 / 韩国
2013 年 鸟飞了 新加坡美术馆 / 新加坡

鸟飞了
自2001年开始,徐冰在文字与图像之间的转换关系上进行了若干尝试,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大型装置作品《鸟飞了》。该作品共有“中文”和“新英文”两个版本,此件《鸟飞了》创作于2001年,为该作的第一版。《鸟飞了》不仅涉及到徐冰对于中国与西方各自文化中文字指涉系统的转化研究,同时又结合了他对物与文字能指所指系统在历史中转变的思考,意在启发观众放飞思想,游弋在文字、符号、形式的羽化与融合之中。在中文版的《鸟飞了》中,徐冰选取字典中对于“鸟”的解释:“鸟,脊椎动物的一类,温血卵生,用肺呼吸,全身有羽毛,后肢能行走,一般前肢变为翅能飞”, 徐冰将印刷的平面文字形式贴于地面,在首行的“鸟”字上方衍生出许多大写的“鸟”字,艺术家将“演变”与“时间”的概念用装置的方式进行视觉化呈现,这些字从书面的二维形式获得了三维的立体存在,脱离了平面的限制和牢笼。“鸟”字开始摆脱表意的局限,像是从字典里羽化一样,逐渐由简体字变为繁体字;然后又像是经历书法史的演变一般,由宋体字逐一变换为楷书、隶书、篆书和象形文字。接着 “鸟”字的肢体形象在飞腾的过程中愈加明显,直到“鸟”字从一个文字概念活化为一双双向天窗飞去的确切形象。近年来,徐冰的创作越来越体现出强烈的公众参与性和互动性。这和他早期的“天书”、“地书”系列的精英意识呈现出明显的区别。在装置作品《鸟飞了》中,徐冰考虑到了大众的审美体验与认知能力,以通俗化的方式处理了整个装置的视觉方式与观念路径。徐冰希望自己的艺术能够发挥更多的社会功效,而并非高冷的学术研究。对于徐冰艺术中公众因素的考量和研究,不仅是理解其艺术创作观念变化的钥匙,同时也是理解当下社会中当代艺术现象的重要线索。
当徐冰将中文“鸟”字和真正的“鸟”混在一起的时候,清晰地折射出东西方在文字系统与思维方式上的巨大差异——鸟字的形象与现实中鸟的形象已经相当接近,但两者之间仍存在着本质的区别,而这是符号学中能指和所指的并置,是对语言、文化与自然之物的相互关系的深刻洞察。从简体字到繁体字,从楷书到隶书到篆书到象形文字,直到最后飞走,徐冰认为这一过程:“是中国书法的延续过程,最远的象形文字的‘鸟’就已经很像真的鸟了,从大到小,一群“鸟”字就飞到窗户外边去了。那些字的颜色也比较鲜艳,我很希望它像变魔术一样,就像变魔术一样,就像孙悟空变成另外一个东西了。新英文书法的特点就是一般人很平等,他觉得很好看,很漂亮,先让他走近来,近来后才发现:原来这么与众不同。”
如果以解构主义的视角来剖析徐冰的《鸟飞了》,或许我们能获得更多接近艺术家创作原旨的真实表述。在解构主义的理论体系中,德里达自创的术语“延异”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所谓“延异”,即延缓的踪迹。德里达认为,语言和文字无法准确指明其所要表达的意义,只能指涉与之相关的概念,不断由它与其他意义的差异而得到标志,从而使意义得到延缓。因此,意义永远是相互关联的,却不是可以自我完成的。从创作的出发点来看,徐冰想要表述的乃是真实的“鸟”并不存在,或者说并非唯一存在的。从宋体字变为繁体,接着变为楷书、隶书、篆书、象形文字,它们都是符号能指的某一形式,是“鸟”的所指与能指的变异形式,而意义正是存在于指涉关系的差异之中。徐冰坦言在文字的选择上只能够用“鸟”,因为“鸟”自古即是自由的象征,象征着精神的解放和心灵的自由。“鸟飞了”,“飞”出窗外的不仅仅是作为“真实”鸟类象征的图像,更重要的是人的思想,是自由的艺术思想。这既是对中国传统象形文字和西方线性字母文化之间相互碰撞和转换的思考,更是基于当下艺术世界中的问题和现象而做出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