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041 傅山 草书七言诗 立轴

草书七言诗
拍品信息
LOT号 3041 作品名称 傅山 草书七言诗 立轴
作者 傅山 尺寸 201×49.7cm 创作年代 --
估价 3,000,000-6,000,000 成交价 RMB 8,855,000
出版:《傅山の书法》山内観编,第22页,二玄社,1994年4月5日初版发行。
诗文著录:《霜红龛集》十三,第332页,山西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题识:风花雾柳恕分明,勉一拥书老眼瞪。无可奈何难字过,藞傞漫引杜先生。傅山。
钤印:傅山印
君子不器 真山不老
——傅山《草书七言诗》赏析
“横看成岭侧成峰”,这句话用在对傅山的认知上,似乎也十分准确。清初史学家全祖望评:“先生之学,大河以北,莫能窥其藩者。”我们很难用一两个简单的标签,来全面准确的概括他,就像我在看他的草书作品时,学中医的妻子问我说,这人写的什么啊,怎么都不认识啊。我跟她说这是傅山,又叫傅青主,是明末清初最伟大的书法家。她恍然道:“是他呀,他的《傅青主女科》可是我们中医学重要的经典,原来他书法也这么有名!”我们囿于自己熟悉的认知领域,只是知晓了傅山作为一代名医或书法家的某一方面,而其它更多方面的造诣成就可能就不那么了解了。
傅山(1607-1684)初名鼎臣,字青竹,改字青主,又有真山、浊翁、石人等别名,山西太原人。他推崇老庄之学,尤重庄学。后加入道教,自称为老庄之徒,自觉继承道家学派的思想文化传统。他对老庄的“道法自然”、“无为而治”、“泰初有无”、“隐而不隐”等命题,都作了认真的研究与阐发,对道家传统思想作了发展。曾为明诸生。明亡为道士,隐居土室养母。康熙中举鸿博,屡辞不得免,至京,称老病,不试而归。顾炎武极服其志节。于学无所不通,经史之外,兼通先秦诸子,又长于书画医学。一些武侠小说里,傅山甚至被描写为武侠高手。傅青主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起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其著有《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等传世之作,在当时有“医圣”之名。在清代学术史上,有“度越于人人而自为宗派”的评赞 (丁宝铨《霜红龛集序》)。开启了清代以金石遗文证释经史和子书研究的风气,在反省宋明理学方面又是颜元学派的先导,颇受尊崇。
这样一位称得上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一个旷世的天才学者,一个狂放不羁的遗民,无疑是一座令后世敬仰的高山,而这代表其中一面的书法,同样站在了时代的最高峰。傅山“工书,自大小篆,隶以下,无不精,兼工画”。八九岁时即从钟繇入手,继而学王羲之、颜真卿,至二十岁左右,已“于先世所传晋唐楷书无所不临”。喜以篆隶笔法作书,重骨力,宗颜书而参以钟王意趣,并受王铎书风影响,形成自己独特的面貌。他总结出“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的理论,草书尤其入胜,被时人尊为“清初第一写家”。仅在书法这一领域,秦祖永《桐荫论画》:“(傅山)胸中自有浩荡之思,腕下乃发奇逸之趣。益浸淫于卷轴者深也。”郭尚先《芳坚馆题跋》:“先生学问志节,为国初第一流人物,世争重其分隶,然行草生气郁勃,更为殊观。”杨宾《大瓢偶笔》:“傅山书法晋魏,正行草大小悉佳,曾见其卷幅册页,绝元毡裘气。论青主隶书,论者谓怪过而近于俗,然草书则宕逸浑脱,可与石斋、觉斯伯仲。”马宗霍《霋岳楼笔谈》:“青主书笔力雄奇宕逸,咄咄逼人,余尝谓顺、康间名书以王孟津为第一,今览青主书,庶可为配,且欲过之。”可见前人认为傅山书法以草书为胜擅,其草书的接受审美为生气郁勃,绝无毡裘气。其鲜明的艺术风格以及书法理论上的成就影响一直延续至今并远播海外。
在日本,很早就有了专门研究傅山和傅山书法的组织,日本的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手中也保存了许多精彩的傅山作品,书法界也一直流行对傅山书法风格的学习。今川鸥洞,本名义纪,日本傅山研究会代表,书法四季会会长曾这样说:“傅山作品会在日本流行下去,年轻人喜欢傅山书法,被其书法作品中线条的跃动感和生命韵律感所震动”。
“我看过蜘蛛吐丝的样子,吐丝时,被风吹到很远的地方,而且不停地出现小小的摇动。看到不停地变化的这幅书法作品,不得不要考虑生命的最后一刻。突然想起来十九世纪末的异才画家克里姆特(1862-1918)的《向日葵》。生命是无常的。但是,形态是永久不变,又是静谧,又是奢侈,甚至很像波德莱尔(1821-1867法国人)唱歌那样的肉欲的样子。如果我能窥视永恒的形态的缝隙”。
这是日本书法家山内観对本幅傅山草书《七言绝句》的一段赏评,翻译自其所著的《傅山の书法》一书。的确,当这样一幅高逾两米,宽半米的绫本行草书大轴悬挂在我们眼前时,那自由奔腾、无拘无束的气势,其圆转流畅、跳跃生姿的线条总能抓住你的目光,随着他的笔触一起腾转挪移,笔墨与板绫的接触自有轻重疾缓,墨色晕染的效果也不尽相同,绮丽飞舞,酣畅淋漓,给人以生命力的思考。傅山的书法很少署有年款,这可能出于他的民族气节和遗民身份,这为他的书法具体创作年代留下了一定的难度。但通过对其传世作品比较,此轴无疑是其晚年风格成熟期的精绝之作,代表了其草书艺术水准高度,亦是近年来市场出现最好的傅山作品之一,值得藏家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