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024 澄坛清供图楠木诗筒 清 朱石梅刻

澄坛清供图楠木诗筒 清 朱石梅刻
拍品信息
LOT号 5024 作品名称 澄坛清供图楠木诗筒 清 朱石梅刻
作者 -- 尺寸 长5cm;宽5cm;高11.5cm;重83g 创作年代 --
估价 100,000-200,000 成交价 RMB 172,500
出版
《金石癖:文房拓本集》(台北:剪淞阁,黄玄龙主编,2011),页107、233。第四十六品。

释文
「澄坛清供。古越朱坚刻。」刻铭并款识

「澄坛清供图楠木诗筒」以楠木镌成,金石名家朱石梅刻制,诗筒为旧时文人骚客用贮诗笺,供往来赓唱者,明人屠隆(1543~1605)《考盘余事》〈诗筒葵笺〉条云:「采带露蜀葵研汁,用布揩抹竹纸上,伺少干,以石压之,可为吟笺。以贮竹筒,与骚人往来赓唱。昔白乐天与微之亦尝为之,故和靖诗有『带斑犹恐俗,和节不妨山』之句。」(注释1)诗筒圜壁刻画「澄坛清供」一景,以阴刻写意为之,有瓶菊、菖蒲二盆、砂壶以及供石,其上铭刻:「澄坛清供。古越朱坚刻。」正为明清文人心目中「文房清供」之理想图景。
所谓「澄坛清供」,以清雅之物供奉之,为澄烦、涤虑、清心之谓也。文人赏石,以石寄托江湖之思、林泉之意,东坡「以石为供」,米芾(1051~1107)见奇石辄拜;砂壶为茶之象征,茶味冲淡,用以涤烦澄怀,唐韦应物(737~791)诗云:「洁性不可污,为饮涤尘烦,此物信灵味,本自出山原。」明屠隆曰:「茶之为饮,最宜精行修德之人。」菖蒲为花草四雅之一,其性洁,附石而生,淤泥不染(注释2);菊为君子,幽芳逸致,渊明赏菊赋诗以为乐。明人黄凤池《梅竹兰菊四谱》小引言:「文房清供,独取梅、竹、兰、菊四君者无他,则以其幽芳逸致,偏能涤人之秽肠而澄莹其神骨。」(注释3)菖蒲、菊花俱为「文人清供」之上品。
朱石梅(1790~1859),原名朱坚,字石梅、石眉、石某等,山阴(今浙江绍兴)人,清代嘉庆、道光年间金石名家,工鉴赏,书画均雅,篆隶行楷,劲逸风致,人物与花卉皆能,尤擅画墨梅,具苍古之致。铁笔精镌,竹、石、铜靡不工。首创砂胎锡壶工艺,能继诸家砂壶之美,撰《壶史》,嘉道以来名士题咏殆遍。《画林新咏》称:「山阴朱石梅,仿古以精锡制茗壶,刻字画其上,花卉、人物皆可奏刀,人以之比曼生砂壶。」
注释1:(明)屠隆撰,陈剑点校,《考盘余事》(杭州: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国艺术文献丛刊本,2015),页296。
注释2:关于「菖蒲清供」,请参见拍品第5023号:「清 柯逢时铭 白端菖蒲盆」之拍品说明。
注释3:(明)黄凤池,《新镌梅竹兰菊四谱》小引,收入:(明)黄凤池集镌,《唐诗画谱》集雅斋藏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