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038 尺牍墨迹册 清 张廷济行书

尺牍墨迹册 清 张廷济行书
拍品信息
LOT号 5038 作品名称 尺牍墨迹册 清 张廷济行书
作者 -- 尺寸 长32cm;宽20.3cm;高1.5cm;重498g 创作年代 --
估价 100,000-200,000 成交价 RMB 138,000


释文
封面
「张叔未尺牍五通。王静芝题。」墨书题签
「静芝」朱文钤印
五通信札
「马劵帖奉到,求书焉,作诗并序之。已有乌丝格子,得赐小真书左如何。书必求真迹,没用贱字之款,感极。傥须拙书,唯命。阮琴先生。道光丁酉(1837)四月廿四日。年世愚弟张廷济顿首。」
「日承华札并荷嘉贶。晨得手书,岂高才竟不北上耶。次儿庆荣抱七月廿一日于清江浦永之车已接过信矣。令友墓志重书,先生最可勉任誊写之役,但见友人志墓之刻,非功勋极重大,往往文多简贵不书者,亦率用小真书。非墓碑神道碑比也。此君之文是散体是骈体耶。便中可先示看,傥可约使之简,鄙意似可斟酌。弟不会骈体,此是散体之文也。至写之价,各文字简约亦可,不必推敲耳。弟日衰一日,现在房中之妾,病在垂绝,所以心绪甚是恶劣。阮琴先生尊安。弟张廷济顿首复,时年八十。道光丁未(1847)正月二十日。」、「作此札未毕,老妾已绝矣。悼悼。」
「老年作字每多脱落错误,为人作碑版,须先写一本,于错处割粘定。当然后用最薄单清硾白色之笺,影之而写。槁免涂改添注诸病也。胡令友家之墓志是要写大方石耶,抑写书条分预扣之石耶。书条石是分章写,抽换容易也。若要写大方石,则难于书条石也。来札云,志文石能删改,亦是。札又云,已算定字数,则是已打定行格,甚好。殊须多付余纸,以备抽换。盖字之丑拙,难抽换,亦不变结,而舛错之病尚可免耳。正纸之外,副纸须多两倍。弟若不用,亦可奉还也。至篆盖、篆额,弟于小篆不能写。岁贡至今年七十三,傥不要其写,尽可。徐籀庄桐柏篆书极精,为碑刻篆题是其擅场。札云,字价只洋钱,可也。至弟之书志文之价,既要字多,亦要字大,且未知写于何纸。凭春兄以理,乞兄以理斟酌之耳。弟家务既缺人帮助,而近悼姬人并札被物无人侍奉,而视祀日衰,远近往还,笔札却又日烦一日,安闲之趣了不得,恼悼之事复侍于中。贤未定鉴及此意也。馆池从游未几人在何处并希示及。阮琴先生。弟张廷济顿首时年八十。道光丁未(1847)正月廿九日。」、「书札于切实处须详,于寒暄处须删,鄙见如是也。以后来札,于寒温轁话之昌之鼓尽可不必。吾兄是侍人尺牍,但足珍重耳。」
「嘉兴张廷济叔未甫」白文钤印
「胡竹田兄,记曾于杨晓东先生席间相叙过,所示志文佳之至。定意写作书条石甚便,谨当写。惟老眼衰甚,惟天色晴朗,且须和暖,方能弄笔。若少寒必阴晦,便不能从事。弟赋性本急,扁对长短横直幅之件,恐一有壅滞之,极难了落,所以随来随写。而于正书石刻则要紧不成,连自己亦做不得主。惟断不能故意拖延耳。至刻者须得佳手,拙书无他,惟劲健之。其果自觉几得古今人面,岂集街上书铺中人亦能辨此?将石刻四种奉送:坡公笠屐图、清波种流咏、移建节孝祠碑记、王辑庭事实前十六咏,皆友人新正拓贻,未镌手,皆致佳。舍下皆有刻本,故奉送,不必还。又《月轮山诗记石拓》一厚本奉看,镌手更好,舍下无重出之本。阅后须见还。现今刻石佳手海盐张辛受之为最。阮太傅以伏灵芝、黄仙鹤目之者,现在都门诸名公,俱欲挽留之,只恐未必骤得回来。武林冯春谷运司河下慕义堂刻《月轮山诗记》亦为孝慈弟,家中刻石不下百种,然硬笔手段特慎拣择。侄小华家所摹勒诸件,尤加意。弟尝习,拓不佳,累刻者,刻不佳,累书者,书不佳,累制文者也。顷者稚春书来,正月十二日所发,云瑞少梅伯已还朝。稚春未曾先谒。其除授何官职亦未晓。阮琴先生。小友张廷济顿首,复时年八十。道光二十七丁未(1847)二月十二日」
「嘉兴张廷济叔未甫」白文钤印
「连日阴晦而冷,衰老殊难握管。书至知志文为胡公祔庙口所用,则为期已迫,弟亦只不顾手之冷眼之花,而赶写矣。今与尊兄约月廿一日,弟当在家静候,恐邮寄有误也。尊处遣舟来,将字价洋钱三十元交下,携志文写本以去,各遂所用。想令友亦必以为然耳。瑞少梅先生除授官职,一得信即当闻。阮琴先生。小弟张廷济为复,时年八十。道光丁未(1847)二月十八日。」、「此志文将友千名双匀过先,精刻虽佳,手赶紧,必须五十日,今谓二十几天中,得拓出数十百本以送人,有此不能矣。然能赶出,则鄙见不能到矣。」、「想与大君与谭甚,有得破一日功夫到竹里,甚望。」
本册页为张廷济五通信札裱成,封面为墨蓝色,云鸟暗纹。王静芝题签:「张叔未尺牍五通」、「王静芝题」,行书笔势沉稳,墨色虽淡却极有神韵,末钤:「静芝」朱文小印。正文共计十二开,皆是写给阮琴的。第一通为最早,写于道光十七年(1837),而后四通则写于道光二十七年(1847),且时间紧凑,所言及为同一事。首通信札比较单独,略可看出张廷济与阮琴藏品往还,以及索书情况。后四札中,最早一通写于道光丁未年(1847)正月二十日,最晚一通则是同年二月十八日。所谈皆是同一事,阮琴请张廷济为其友胡竹田重书墓志,其中涉及诸多事端如志石形制、刻手选择、文体如何、字价等,还涉及张廷济侍妾去世等事情,可谓是社会百态,尽收信中。在这四通信札中,还特别谈到冯春谷等刻手情况,是很好的金石资料。这时的张廷济已经八十,信中提到年老写字的困难,为书学「人书俱老」提供一个人体机能角度上的注脚。
然通观五通信札,除偶有脱漏字外,其小行草书用笔老道,结体稳健,几无一处懈怠处,又隐约可见张廷济的楷书功底。当这一事件谈妥之后,张廷济又送给阮琴石刻拓本,并有竹里之约,又有难得的意趣。
张廷济生平小传,请参阅拍品第5035号:「清 张廷济铭刻 宋戴公戈搨本匣」。
相燮堃(1808〜?),原名清,字理卿、玉如,号寅甫、瀛府、阮琴,仁和(浙江杭州)人,道光十九年(1839)举人,咸丰二年(1852)进士。官工部主事,《鸳湖书院课艺》收其文。(注释1)
王静芝(1916〜2002),号菊农,晚号龙壑,笔名王方曙。北平辅仁大学毕业,先后从启功(1912〜2005)、沈尹默(1883〜1971)先生学习书画,后为台湾辅仁大学教授,历任中文系系主任、所长。与台静农(1902〜1990)、启功、陈其铨(1917〜2003)并称书法四老。
注释1:江庆柏《清代人物生卒年表》据其会试同年录:「嘉庆戊寅年(1818)二月初六日吉时生。」记其生年为1818(嘉庆二十三年)。惟据其乡试朱卷:「嘉庆戊辰年(1808)二月初六日吉时生。」其生年应为1808年(嘉庆十三年)。参见:江庆柏编着,《清代人物生卒年表》(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页562;鲁小俊,〈《清代人物生卒年表》订补--以上海、浙江书院课艺总集作者为例〉《图书馆杂志》总284期(2014.12),页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