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485 清康熙 苹果尊 莱菔尊 菊瓣瓶 柳叶瓶 太白尊 印盒 豇豆红釉镗锣洗 (七件套组)

苹果尊 莱菔尊 菊瓣瓶 柳叶瓶 太白尊 印盒 豇豆红釉镗锣洗
拍品信息
LOT号 5485 作品名称 清康熙 苹果尊 莱菔尊 菊瓣瓶 柳叶瓶 太白尊 印盒 豇豆红釉镗锣洗 (七件套组)
作者 -- 尺寸 尺寸不一 创作年代 清康熙
估价 21,000,000-31,000,000 成交价 RMB --
豇豆红釉镗锣洗
出版
《玫茵堂中国陶瓷》,康蕊君,伦敦,1994-2010年,卷2,编号820 (之一)
《A DEALER’S HAND - 埃斯肯纳齐中国艺术品经眼录》,埃斯肯纳齐,伦敦,2012年,页335,图版394(之一)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北京,2018年,页98-99,编号35

豇豆红釉莱菔尊
出版
《玫茵堂中国陶瓷》,康蕊君,伦敦,1994-2010年,卷4,编号1788
《15-18世纪中国陶瓷》,2006年,埃斯肯纳齐,伦敦,图版4(封面之一)
《A DEALER’S HAND - 埃斯肯纳齐中国艺术品经眼录》,埃斯肯纳齐,伦敦,2012年,页335,图版394(之一)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北京,2018年,页100-101,编号36

豇豆红釉太白尊
出版
《玫茵堂中国陶瓷》,康蕊君,伦敦,1994-2010年,卷2,编号821(之一)
《A DEALER’S HAND - 埃斯肯纳齐中国艺术品经眼录》,埃斯肯纳齐,伦敦,2012年,页335,图版394(之一)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北京,2018年,页102-103,编号37

豇豆红釉印盒
出版
《玫茵堂中国陶瓷》,康蕊君,伦敦,1994-2010年,卷2,编号819
《A DEALER’S HAND - 埃斯肯纳齐中国艺术品经眼录》,埃斯肯纳齐,伦敦,2012年,页335,图版394(之一)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北京,2018年,页104-105,编号38

豇豆红釉菊瓣瓶
出版
《玫茵堂中国陶瓷》,康蕊君,伦敦,1994-2010年,卷2,编号818
《A DEALER’S HAND - 埃斯肯纳齐中国艺术品经眼录》,埃斯肯纳齐,伦敦,2012年,页335,图版394(之一)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北京,2018年,页106-107,编号39)

豇豆红釉苹果尊
出版
蔡特艺廊,《东方艺术》,卷Ⅲ,编号4,1957年,页135
《东方陶瓷学会会刊》,1963-64年,图版256
《玫茵堂中国陶瓷》,康蕊君,伦敦,1994-2010年,卷4,编号1787
John Ayers,《Collections Baur Genève Bulletin》,编号62,2000年5月,图39
《15-18世纪中国陶瓷》,埃斯肯纳齐,伦敦,2006年,编号5,封面之一
中国:三个皇帝1662-1795,皇家艺术学院,伦敦,2006年,228页,编号142
《A DEALER’S HAND - 埃斯肯纳齐中国艺术品经眼录》,埃斯肯纳齐,伦敦,2012年,页335,图版394(之一)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北京,2018年,页108-109,编号40

豇豆红釉柳叶瓶
出版
《玫茵堂中国陶瓷》,康蕊君,伦敦,1994-2010年,卷2,编号817
《A DEALER’S HAND - 埃斯肯纳齐中国艺术品经眼录》,埃斯肯纳齐,伦敦,2012年,页335,图版394(之一)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北京,2018年,页110-111,编号41
「大清康熙年制」款
豇豆红釉镗锣洗直径12cm
豇豆红釉莱菔尊高20.7cm
豇豆红釉太白尊直径8.9cm
豇豆红釉印盒直径7.3cm
豇豆红釉菊瓣瓶高21.5cm
豇豆红釉苹果尊直径7.3cm
豇豆红釉柳叶瓶高15.3cm

豇豆红釉镗锣洗
展览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2018年
本品敛口,矮扁腹,浅圈足,造型小巧精致,线条流畅。内壁、外底部施白釉,略泛淡青色,外施豇豆红釉,娇艳粉嫩,釉面光洁明亮,洗上绿色胎点几不可见,宛如豇豆之红色,此发色为少见的大红袍品相,且保存完好,十分少见,仅见北京故宫所藏的一件清康熙豇豆红釉镗锣洗的发色可与之媲美。器外底心书有青花“大清康熙年制”六字三行楷书款。
北京故宫博物院为清宫旧藏一例,着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颜色釉》,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页22,图19。上海文物商店藏有一例,录于《清代瓷器赏鉴》,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页68,图69。

豇豆红釉莱菔尊
备注
Yale Kneeland夫人旧藏,纽约
徐展堂先生「在望山庄」旧藏,香港
埃斯肯纳齐,伦敦
展览
「15-18世纪中国陶瓷」,2006年,埃斯肯纳齐,伦敦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2018年
此莱菔尊形制秀致,与天蓝釉相得益彰。尊呈侈口,细长颈下饰双弦纹、丰肩、长腹下敛,假圈足,足窄细若萝卜。尊外满施豇豆红釉,通体光素无纹,于端正之中不失典雅高贵之气,尽显天然古朴气息;釉面丰腴温润,呈色匀净且形色相合,釉色之美似浑然天成,精美无比,底部浅圈足修整圆润,胎质润白坚致,以青花书「大清康熙年制」六字三行楷书款。此件豇豆红釉莱菔尊,存世极为罕见。
此尊形制清丽脱俗,其比例大小和纹饰细节均独具一格,在雍正御瓷中极为罕见。它的原型是一款盛极一时的康熙御瓷,具体而言是一小批名为「八大码」的豇豆红釉器,英国学者艾尔斯(John Ayers)相信,这批作品或许是特为康熙赏赐功臣爱卿所烧造的,详见艾尔斯所撰〈The ‘Peachbloom’ Wares of the Kangxi period(公元1662–1722年)〉,全文载于《东方陶瓷学会会刊》,1999–2000年,64期,页31–50)。此类器物与皇室渊源甚深,就此可证诸巴尔的摩华特斯艺术博物馆藏一例器型类似的豇豆红釉尊,另见一例,纽约佳士得,2016年9月15日,Lot916。

豇豆红釉太白尊
备注
仇焱之先生旧藏
香港苏富比,1981年05月19日,编号66
展览
「玫茵堂收藏中国陶瓷」,大英博物馆,伦敦,1994年,编号157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2018年
本品侈口小巧,外翻如唇,口部留白呈灯草边;短颈溜肩,鼓腹呈半球形,腹部暗刻三团螭龙暗纹,龙纹清晰。底部浅圈足修整圆润,胎质润白坚致,以青花书「大清康熙年制」六字三行楷书款。
「太白尊」因形似唐代诗人李太白饮酒的酒坛而得名。豇豆红是康熙朝特有的釉色,非常名贵。外壁铜红釉分若干次吹釉而成,烧制难度比郎窑红更高,所以产量很少,多为文房用具,供皇帝内廷赏用。康熙以后,豇豆红釉烧制技艺失传。《陶雅》言:“太白尊惟康窑有之,各色俱备,惟红独多”,《饮流斋说瓷》亦载:“此等尊无巨大者,通体不过数寸耳,以豇豆红色或带苹果绿、苹果青色为多,腹有三团螭暗花,乃浅凹雕也,除康窑外历朝甚罕仿制,故价值之昂等于拱璧。

豇豆红釉印盒
展览
「玫茵堂收藏中国陶瓷」,大英博物馆,伦敦,1994年,编号155
「Evolution to Perfection-Chinese Ceramics from the Meiyintang Collection」,Sporting d’Hiver,蒙地卡罗,1996年,编号140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2018年
此件盒为扁圆状,子母口,印盒器型饱满,造形小巧玲珑,胎体厚重,釉质莹润自然,桃花红中泛出些许绿苔,所谓“满身苔点,泛于桃花春浪间”淡雅宜人。底施白釉,落“大清康熙年制”六字三行青花楷书款。 目前所见典型康熙豇豆红釉器仅有太白尊、镗锣洗、柳叶瓶等八个品种,印盒为其中较为少见的一种。 本品造型秀雅,胎釉品种卓绝,保存完好,其绿色苔点面积比寻常所见者更多,可归为“桃花片”品种,此为本品最为难能可贵之处。此种为康熙御窑经典文房用品,可见上海博物馆馆藏实例,著录于《上海博物馆藏康熙瓷图录》第321页,图207,上海博物馆、两木出版社,1998年。中国国家博物馆亦馆藏一例,可见《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研究丛书·瓷器卷(清代)》第44页,图27,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另一例极为珍贵之豇豆红印盒,于香港佳士得,2013年5月29日售出,2101,以360万港币成交。

豇豆红釉菊瓣瓶
展览
「玫茵堂收藏中国陶瓷」,大英博物馆,伦敦,1994年,编号154
「Evolution to Perfection-Chinese Ceramics from the Meiyintang Collection」,Sporting d’Hiver,蒙地卡罗,1996年,编号139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保利艺术博物馆,北京,2018年
瓶撇口,长颈,丰肩,肩下敛收,圈足。通体施豇豆红釉,口沿白釉,下腹至足圈上凸雕菊瓣纹一周,一面菊瓣纹上有绿色苔点。底施白釉,中青花书「大清康熙年制」楷书款。清康熙朝瓷器烧制技术承前启后,不断创新,纯熟掌握了豇豆红釉的烧制技术。豇豆红釉是以氧化铜为着色剂,在高温还原气氛中烧成,烧成气氛的变化很容易使红釉产生窑变,烧制难度极大。因此,豇豆红釉并无大器,主要有瓶、太白尊、洗等文房用具。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相同的康熙豇豆红釉菊瓣瓶,见1999 年香港商务印书馆出版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系列《颜色釉》,图版18 号。

豇豆红釉苹果尊
备注
宣统皇帝(1909-11年在位)旧藏
通运公司
美国艺术协会,安德森艺廊(苏富比前身),1932年4月16日,编号433
詹姆士 W. 阿尔斯多夫伉俪旧藏,伊利诺伊州,美国
纽约苏富比,2001年3月22日,编号119
蔡特艺廊,纽约
埃斯肯纳齐,伦敦
展览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保利艺术博物馆,北京,2018年
中国:三个皇帝1662-1795,皇家艺术学院,伦敦,2006年
本品器口内凹,通体施豇豆红釉,娇艳粉嫩,釉面光洁明亮,洗上绿色胎点几不可见,宛如豇豆之红色,胎体厚度适中,曲线优美简洁,显示了康熙官窑设计理念。圈足修削利落,胎质硬朗且细腻洁白,器底书“大清康熙年制”三行六字楷书款,笔道遒劲,青花发色沉静。
苹果尊系尊式之一,因其外形似苹果而得名,实际是一种苹果形水盂,为康熙年间典型器之一。此类苹果尊应是宫廷书斋文房用具,烧造量极少。康熙以后鲜有制作。清代康熙朝的红釉瓷器因其釉色鲜艳而独树一帜,备受人们推崇,其中尤以豇豆红最为名贵。豇豆红釉由于烧造难度极大,因此没有大件器,均为康熙皇帝的御用之物。苹果尊式水盂除豇豆红外,亦有以其他釉彩装饰如釉里红,天蓝釉,月白釉等。类似的苹果尊藏世界各大博物馆及私人收藏。一为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所藏,见《故宫珍藏康雍干瓷器图录》,北京,1989年,图版22;上海博物馆藏一例见《青花釉里红 》,1993年,图版118;一例为玫茵堂藏,见康蕊君着,《玫茵堂中国陶瓷》,卷二,伦敦,1994年,图版733,一豇豆红例藏华盛顿国家艺廊,见 John Ayers,〈The Peachbloom Wares of the Kangxi Period (1622-1722)〉,东方陶瓷学会汇刊1999-2000,期64,伦敦,2001年,页47,图33;另一月白釉例藏上海博物馆,着于汪庆正主编,《上海博物馆藏康熙瓷图录》,香港,1989年,图版240。

豇豆红釉柳叶瓶
展览
「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保利艺术博物馆,北京,2018年
本品因造型纤细似柳叶,故有“柳叶瓶”之称;又因隽巧秀美宛如亭亭玉立之佳人,又称之为“美人肩” 。所敷豇豆红釉,极厚润莹亮,色调淡雅宜人,犹若桃花,娇嫩之美不可言喻,更于深浅变化之中予人感悟窑火神功之无限魅力。器底挖足甚深,足底内所署楷书“大清康熙年制” 。
康熙一朝于众多豇豆红器皿之中,太白尊、镗锣洗常见,若论数量之稀少,当推柳叶瓶、蟠龙瓶等立件,故历来难求一见,目前中外许多著名公私收藏机构不曾典藏。

据共私典藏查阅,豇豆红器有九种器形,是次拍卖之玫茵堂典藏囊括七种,著录明确,并为各名家雅蓄及递藏,其中铴锣洗为徐展堂先生旧藏、Yale Kneeland夫人旧藏;太白尊为仇焱之先生旧藏;苹果尊为詹姆士 W. 阿尔斯多夫伉俪旧藏、并为纽约蔡特艺廊旧藏,于1963-64年于东方陶瓷学会展览。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馆院藏五种豇豆红器形,见于《清康雍干名瓷特展》,台北,1986年,编号10-14;北京故宫博物院有六,与玫茵堂藏豇豆红苹果尊同展于《盛世华章》,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伦敦,2005-6年,编号142-8。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品中,有豇豆红器形八种,但分别源自四个例典藏。徐展堂先生藏品中,亦有豇豆红器形八种,著录于《徐氏艺术馆》;日内瓦鲍氏典藏中有七器。因个别器形格外稀有,能齐集各瓶、尊成套者,已凤毛麟角,极为罕有。
自十九世纪,豇豆红器受西方垂青。尤以莱菔尊、苹果尊最为稀有难得。豇豆红釉在西方被昵称为「桃花釉 - Peachbloom」,她首次在西方收藏界掀起轰动,缘于一件在1886年纽约摩根氏( Mary Jane Sexton Morgan d.1885 )珍藏拍卖会上以惊人的18000美元成交的康熙豇豆红釉莱菔尊。纽约大都会旧藏一例,于纽约佳士得2016年以2,045,000美元成交。而传世所见康熙豇豆红苹果尊更为罕有,其天蓝釉者亦可见寥寥数例,豇豆红者更是未见。是次拍卖之苹果尊最早可追溯至宣统皇帝旧藏,后为运通公司售至美国,并于1932年即首现纽约拍场,极有可能为清室溥仪抵押至银行之清宫旧藏,来源出众;后于1964年东方陶瓷学会展览,2005-6年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展览,后为埃斯肯纳齐(Eskenazi)雅蓄。自此,所有西方主流中国瓷器收藏都以豇豆红器为不可或缺之品。
1957年,美国骨董商Ralph M.Chait,在以收藏交流远东骨董而享誉盛名的杂志Oriental Art (N.S.)发表了一篇名为「The eight prescribed peach-bloom shapes bearingK’ang-his marks」 (署康熙官款的八种豇豆红釉瓷。此文一经刊出,影响深远。正是这篇文章,标志着西方正式以「纪年款」接受与排位康熙官窑高温铜红釉。此文一直被后续学者引证,不仅在学术上竖立了识别康熙官窑铜红釉瓷的标准,更炒红了康熙官窑铜红釉瓷的市场流通价。Ralph M.Chait可谓成功达到名利双收的目的,幸运至极。相比之下,没有官款,同为康熙时期,甚至在同一阶段烧造的「郎窑红」就没有如此受到眷顾。
以喜好豪华奢侈和艺术品著名的富商遗孀玛丽摩根氏,收藏了美国第一组豇豆红瓷器。1886年在纽约艺术协会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玛丽摩根氏遗产拍卖会,吸引了超过10万人观看,2628件拍品总成交达120.5万美金,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二大拍卖盛会,这其中包括了234件中国明清瓷器,几件被注明为来自清宫皇室怡亲王家族旧藏的豇豆红釉即在其中,它显然得到了玛丽摩根氏非比寻常的钟爱。爱新觉罗·胤祥(1686.4.16—1730.5.4),是清圣祖康熙帝的第十三子,他与皇四子雍亲王胤禛感情深厚,胤禛继位后,封他为和硕怡亲王,得世袭罔替的许可,又出任议政大臣,处理重要政务。雍正元年(1723年),命总理护部,兼管内务府造办处瓷器的烧造。胤祥身份显赫,雅好收集字画、古籍和鉴赏珍玩,玛丽摩根氏注明这组品质卓越不凡的豇豆红瓷器来自怡亲王后人,颇值据信。
这件莱菔尊创下的18000美金成交价,可在当时买下纽约最好的整栋地产,引起了媒体与收藏家极大的兴趣。神秘的买家身份在拍卖后48年才揭晓 - 来自巴尔的摩的富商收藏家威廉沃特斯氏( William Thompson Walters 1819 - 1894 )。这位品味特殊的收藏家偏好单色釉瓷器,珍藏了20多件牛血红、豇豆红与珊瑚红作品。连同同场买下的另外一件莱菔尊和蟠龙尊,沃特斯之子于1931年全部捐赠给了巴尔的摩市沃特斯艺术博物馆,成为该馆藏品中最为耀眼的一组豇豆红珍品。
玛丽摩根氏的传奇豇豆红莱菔尊,同时也启发了美国早期中国陶瓷收藏史上的多位收藏巨擘,包括金融巨头摩根氏( J. Pierpoint Morgan 1837 - 1913 )、美国第一家族洛克菲勒氏二世(JohnD.Rockefeller,Junior 1874 - 1960 )、钢铁与烟草大王约塞夫·魏登纳尔氏(Joseph E.Widener 1872 -1943) 等等,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豇豆红成为最具代表性的中国红,象征着神秘远东的美丽富饶与优雅精致,并成为了美国的中国陶瓷收藏构成的重要部分。这些早期的收藏家们均是乐善好施的艺术捐赠人,他们的藏品在身后都六续进入了美国各大博物馆系统,豇豆红瓷显然是必不可少的品种,这其中,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华盛顿国家艺术画廊与沃特斯艺术博物馆为美国收藏康熙豇豆红瓷器最多、最著名的三家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