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7136 明 铜宝鸭熏炉

铜宝鸭熏炉
拍品信息
LOT号 7136 作品名称 明 铜宝鸭熏炉
作者 -- 尺寸 长26.5cm 创作年代
估价 80,000-120,000 成交价 RMB --


备注
1.Gerard Hawthorn好善簃旧藏;
2.苏富比香港,2015.12.03,Lot97

本品铜质,铸以宝鸭形,曲颈昂首,启喙吐舌,作啼鸣状。目作圆环,双睛鼓突。两翼后敛,短尾后翘,双掌伫立。背上有壹盖子可以灵活放置熏香,鸭嘴与鸭身通畅连接,熏香点起时,绵绵香气会从鸭嘴处袅袅冒出,神怡自然,整器包浆浓厚,实为难得实用珍藏之物。
以鸭形入香炉自唐代即已出现,实例虽乏,但据彼时诗文,如李商隐在《促漏诗》中所写「睡鸭炉香换夕熏」,即可推知唐人已开始使用此类熏炉。宋代鸭熏似乎更为盛行,并有宝鸭、铜鸭、金鸭等多种称法,这在宋词作品中屡屡见到,如「绿柳藏乌静掩关,鸭炉香细琐窗闲。」(宋•晏几道《浣溪沙》),「宝鸭烟消,天外新蟾低挂。」(宋•张半湖《扫花游》)。宋人洪刍所著《香谱》中记载:「香兽,以涂金为狻猊、麒麟、凫鸭之状,空中以燃香,使烟自口出,以为玩好。」江西吉水县南宋张宣义墓出土壹铜鸭熏,由出土地券得知张氏初殓于嘉熙元年(1237),至宝佑二年(1254)改葬现处。同样长颈张口以吐香烟,细刻五官翎毛,见于陈定荣,〈江西吉水纪年宋墓出土文物〉,《文物》,1987年第2期,图2及图版6:5。
至明清时期因鸭之叫声寓意「壹路连甲」,故而鸭形摆件备受文人所喜。宝鸭作炉熏香,其写实的造型,使之置于室内更具意趣,历代文人墨客多有赞誉,如明王錂《春芜记•邂逅》:「宝鸭香消帘半卷,梦初醒;天气好,花事又雕零」,清赵翼《虾须帘》诗有:「昼静香常笼宝鸭,夜明光欲夺银蟾」。

宝鸭烟消,天外新蟾低挂。
—宋·张半湖《扫花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