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626 吴昌硕 1924年作 元宵清供图 镜心

元宵清供图
拍品信息
LOT号 0626 作品名称 吴昌硕 1924年作 元宵清供图 镜心
作者 吴昌硕 尺寸 169×40.5cm 创作年代 1924年作
估价 2,200,000-2,800,000 成交价 RMB 3,795,000
【著录】
1.《吴昌硕全集·绘画卷二》,第117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7年。
2.《锦上华彩—吴昌硕绫本书画集》,第52页,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20年10月。
【题识】1. 昨见白阳山人画帧,笔意高爽有味,约略放之,未得其神。婢学夫人之诮难免矣。昌硕。
2. 甲寅元宵,跛僧自吴下来,扯饮桃源隐扶醉归。乘兴作此,尚无忘态也。缶又书。
【印文】吴昌石、吴俊之印、八十开一
【展览】「锦上华彩——吴昌硕绫本书画展」,杭州陶氏艺术馆,2020年11月12日-11月26日,杭州。

清供源于佛供回溯魏晋时期兰亭雅集王羲之曾在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这种古老的民俗为的是洗去冬日尘埃感受春意。而现在的清供更为简单在案头摆设代表雅致和丰收的物品以供观赏为厅堂、书斋增添生活情趣。
吴昌硕几乎每年都会创作清供图迎岁、赠友他曾自题:“岁朝清供。岁朝写案头花象古人所作岁时物之迁流也兹拟其意。”此《元宵清供》用色并不多但各种颜色之间的呼应关系非常完整使全画洋溢着清丽而朴素之感。
花瓶的“瓶”谐音“平”因而有平安之意。瓶身修长洁白无瑕和右侧白莲相互映衬。山茶花在每年的冬末春初时开放“山花山开春未归春归正值花盛时”花姿优雅、色彩艳丽端庄高雅从文化内涵上来说是一种传统的瑞花嘉木。枇杷在秋日养霜、冬天开花、春天结果、夏日成熟被人们称作是“备四时之气”的佳果从唐宋时期开始就被看做是高贵、美好、吉祥、繁盛的美好象征。画中枇杷从竹篮中满溢出来果实累累充满喜庆之气。藕有窍相通有“同心”的意思。荷花以“荷”谐音“和”表示和气、和谐。《群芳谱》说称赞其:“凡物先华而后实独此华实齐生。百节疏通万窃玲珑亭亭物华出于淤泥而不染花中之君子也”。

吴昌硕绫本作品考略
—潘嘉来(杭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吴昌硕研究是书画篆刻界的一门显学,多年来发表的有关著作、论文和画册汗牛充栋,几乎没有给后来者留出多少再发现的可能性。近年来,通过拍卖等途径从日本回流了不少吴昌硕的书画作品,它们的一个共同的特征是均为绫本,这引起了学术界和收藏界的关注,为吴昌硕研究提供了一种新的独特视域。
中国是蚕丝的故乡,早在一九二六年,考古工作者在山西省夏县西阴村发掘到仰韶文化(西元前五○○○年至前三○○○年)时期的长约一·三六厘米,幅宽约一·○四厘米的半个蚕茧,据昆虫学家刘崇乐先生的研究,断定为桑蚕茧。一九五八年,在浙江湖州南郊的钱山漾出土了一批距今四七○○多年的丝线、丝带和没有碳化的绢片,是目前世界上发现最早的蚕丝制品实物。近年,在湖南贾湖遗址中又检测到了蚕丝蛋白的残留物,根据遗址中发现的骨针等编织工具分析表明,距今八五○○多年的黄河中下游地区的居民已经有能力使用蚕丝纤维制作丝织品了。
丝织物品类繁多,常见的有绫、罗、绸、缎、绢等,它们之间的区别在于经纬线组织形态的差异,是由经纱与纬纱相互交错和彼此浮沈的不同关系决定的。丝织物的基本组织形态有三种:平纹组织、斜纹组织和缎纹组织,称为三原组织。例如绢为平纹组织,绫为斜纹组织,缎为缎纹组织。在三原组织的基础上还可以分化出变化组织、联合组织和提花组织等。绫织物出现较早,盛产于唐代。白居易有《杭州春望》诗:『红袖织绫夸柿蒂,青旗沽酒趁梨花。』唐代著名绫产地及品种有:豫州鸂双丝绫、兖州镜花绫、青州仙文绫、荆州方縠绫、园州重莲绫、润州方棋水波绫、湋州龟子绫、遂州樗蒲绫和仙滑二州方纹绫。越州(绍兴地区)被列入贡品的有:白编绫、交绫、十样绫和花纹绫等。
丝织物用作绘画的载体可以追溯到商周。考古发现有如一九四九年二月出土于湖南长沙郊外陈家大山战国楚墓的《人物龙凤帛画》和一九七三年在长沙子弹库一号墓出土的战国帛画《人物御龙图》,是迄今为止发现年代最早的帛画作品实物。帛为丝织品的总称,『帛画』由蔡季襄先生于一九四九年发表的《晚周帛画的报告》一文中首先提出。《中国画学全史》称:『古画本多用绢,宋以后兼用纸,明人又继以绫。』绫经过炼熟炼制,与绢和纸相比不易变色,适合长久保存,受到皇家和上层士大夫的青睐。
明代晚期以后,以徐渭、王铎、黄道周、倪元璐、傅山、张瑞图为代表的『明清调』,开启了以绫本作书作画的风气,以为质优的绫子更能体现笔墨的精髓,激发创作热情。王潜刚先生称王铎:『书纸不如书绫绢,书绫绢不如书薄绸,墨彩极妙,盖愈难用墨愈经意也。』董其昌为追求笔精墨妙,专门定制用于书画的绫子,人称『董绫』。现存『明清调』绫本实物有上海博物馆藏明代葛征奇《水阁听泉图轴》、明代陈淳《双清图》、明代沈周《祝寿图》、清代王原祁《仿子久山水图》等。
近代以来,随着『明清调』风格在日本掀起收藏热潮,绫本书画精品逐渐引起日本收藏界的关注。绫本书画作品在日本受欢迎的另一个原因是日本自古盛行的屏风绘。日本建筑和装饰风格自然、简洁,室内装饰的重点是金屏风,屏风通常用纸本金地或用绢,由名家绘制而成。在重要的社交场合,如香道会、琴会、茶会等处,屏风制作更是极尽奢华,绘手多为大名家。日本作家谷崎润一郎说:『金色的屏风会捕捉到远处的光线,反射出静谧的苍茫金翳。』绫本书画散发出的柔和、高贵光泽,恰与日本人的审美意趣和装饰风格相契合。除屏风外,日本几乎每家每户都建有『画龛』,高度、宽度正好适合悬挂四尺条幅,这也是输日绫本书画多为四尺条幅的原因。
二十世纪初,吴昌硕篆刻、书画作品的艺术造诣和成就被日本人士发现被日本人追捧。缶翁与日方的交集地有上海的六三园和日本的高岛屋。日本人白石六三郎一九○○年前后在沪上开设了六三亭旅馆、新六三和六三园。其中六三园为日式园林,是吴昌硕与日本人来往的主要场所。吴昌硕诗存中留有不少与六三园相关的篇章,如《白石招饮六三园遇大风雨》《六三园和笙伯》《大谷是空招饮六三园》等。王一亭还不时在六三园为吴昌硕举办篆刻、书画作品展览,编印画册,同时接受日方的订单。高岛屋一八三一年创立于京都,是日本历史悠久的著名百货连锁公司,一家百年老店,二○○七年营业收入位居全日本百货公司之首,这家百货公司的特别之处是成立有美术部——高岛屋美术部。高岛屋创始人饭田家族是热衷于中国艺术品收藏的大家族,在近代日本关西财界掀起中国书画收藏风潮时,通过罗振玉等人收藏了不少中国名家书画作品。一九二二年,高岛屋美术馆为吴昌硕举办首次个人展览,轰动日本艺术和收藏界,获得巨大成功。此后日本实业家、政界要员和文化名人,前来求购缶翁作品的摩肩接踵、络绎不絶,高岛屋成为日本接收吴昌硕订单的重要据点。彼时,吴昌硕在日本声名鹊起,长尾甲在《缶翁墨戏》序中写道:『……我邦人游彼土者,必以一见先生为荣,获其书画断简零墨,争相矜夸……』时人形容来自日本的订单『如漫天飞雪』。据不完全统计,输入日本的吴昌硕作品有数千幅之巨,而最能展现缶翁笔墨功力,同时又符合日本人审美习惯的绫本书画,更是被东瀛藏家奉为至宝,趋之若鹜。
吴昌硕为一代宗师,其画作笔意连绵,援书入画,追求金石意味,笔法、墨法精絶,熔诗书画印于一炉。以酣畅笔墨横扫甜俗积习之态,使画坛重现了古拙豪迈的阳刚之美,开创了引领时代的大写意画风,被誉为『文人画最后的高峰』。其中,缶翁的绫本书画是其精品中的佳作和杰出代表。
近十年来,吴昌硕绫本作品不时出现在国内拍卖场中,受到独具慧眼者的追捧,然而奇货可居,物以稀为贵。据不完全统计,十年来嘉德、保利、匡时和西泠诸家上拍吴昌硕绫本作品不足百幅,相同题材、相同尺幅的画作,绫本的成交价比纸本要高出二成左右。绫本作为吴昌硕作品精品中的精品,已经成为收藏家追逐的对象。
吴昌硕绫本作品的专题研究是一个新的课题,谨以此文抛砖引玉,期望能有更高质量的研究成果出现。

说明:附「锦上华彩——吴昌硕绫本书画展」展览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