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072 娄坚 1617年作 行草书《列女传》 手卷

行草书《列女传》
拍品信息
LOT号 1072 作品名称 娄坚 1617年作 行草书《列女传》 手卷
作者 娄坚 尺寸 书法28×485cm;题跋28×10cm 创作年代 1617年作
估价 800,000-1,200,000 成交价 RMB 4,140,000
出版:《憨斋珍藏书法集》,第32-33页,岭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
题识:鲁季敬姜尝如季氏。康子在朝,与之言。不应,从之,及寝门,不应而入。康子辞于朝,而入见曰:“肥也不得闻命,毋乃罪耶?”敬姜对曰:“子不闻耶?天子及诸侯合民事于内朝。自卿大夫以下合官职于外朝,合家事于内朝。寝门之内,妇人治其职焉。上下同之。夫外朝将业君之官职焉,内朝子将庄季氏之政焉,皆非吾所敢言也。”康子尝至敬姜,门而与之言,皆不踰阈。仲尼谓敬姜别于内外之礼矣。齐相田稷子受下吏之金以遗其母,母问安所得此。对曰:“诚受之于下。”其母曰:“吾闻君子修身洁行,不为苟得。竭情尽实,不行诈伪。非义之事,不计于心。非理之利,不入于家。言行若一,情貌相副。今君设官以待子,厚禄以养奉子。夫为人臣而事其君,犹为人子而事其父也。尽力竭能,忠信不欺,廉洁公正,故遂而无患。今子反是,远忠矣。夫为人臣不忠,是为人子不孝也。不义之财,非吾有也。不孝之子,非吾子也。”田稷子惭而出,反其金,自归罪于宣王,请就诛焉。宣王舍其罪,而以公金赐母。齐相晏子仆御之妻,号曰命妇,尝窥其夫为相御。意气扬扬,甚自得也。既归,其妻曰:“宜矣。子之卑且贱也,夫晏子长不满三尺,自相齐国,名显诸侯。今者,吾从门间观其志气,恂恂自下,思念深矣。今子身长八尺,乃为之御耳,然子之意洋洋若自足,何也?且吾闻宁荣于义而贱,不虚骄以贵。”于是其夫乃深自责,学道谦逊,常若不足。晏子闻而责之,升诸景公,以为大夫,显其妻以为命妇。晋大夫伯宗,贤而好以直辨凌人。其妻常戒曰:“子好直言,枉者恶之,祸必及身矣。”诸大夫皆谓伯宗知似阳子。妻谓伯宗曰:“至实谷不华,至言不饰,今阳子华而不实,是以祸及其身,子何喜焉!”既而闻诸大夫语曰:“莫子若也,然而民之不能戴其上久矣,难必及子。子何预结贤大夫,以托州犁焉。”乃得毕羊而交之。卒免。州犁君子谓伯宗之妻知天道。范献子之三子游赵氏园,简子乘马,违其多株,问焉。其少者曰:“可以三德使民。设令伐株于山将有马为也,已而开囿示之株。夫山远而囿近,是民一悦矣。夫险阻之山而伐平地之株,民二悦矣。既毕而贱卖民,三悦矣。”简子从之,民果三悦,少子伐其谋,归以告母。母喟然叹曰:“终灭赵氏者必是子也。夫伐功施劳,鲜能布仁。乘伪行诈,莫能久长。”其后知伯灭范氏。君子谓范氏母为知难本。宣君季嘉之门人姚氏兄弟正先、士先奉其太母苏太孺人。以居能极孝养。今年寿八十矣,尚康强无恙。与之善者若季嘉辈诸君子乞予书古之列女,可以为捆内之范。而孺人之所乐道者。再拜献之。以侑一觞,以颂而祝焉。乃为节取其尤且切者,以行草相间录之,凡六则。而以小楷识其岁月。万历丁巳之长至也。娄坚题。
钤印:娄坚之印
鉴藏印:共栽桃李寿山河、憨斋鉴藏
题跋:子柔先生法书真迹,同里后学张鹏翀拜观,时雍正癸丑中秋日。钤印:鹤天清秘、抑斋居士
展览:
1.《憨斋珍藏书法展》,广东美术馆,2006年26日-4月2日。
2.《憨斋珍藏书法展》,汕头市博物馆 ,2007年3月1日-15日。

说明:
1.张鹏翀题跋,张鹏翀(1688-1745),字天飞,号南华,上海崇明人。雍正五年(1725)进士,官詹事府詹事。书法苏轼。长于山水,宗法元四家,尤其多取倪黄两家。著有《进呈集》、《双清阁集》、《南华诗钞》、《南华文钞》。
2.吴南生旧藏。吴南生(1922-2018),号憨斋,广东汕头人。原任中共中央中南局副秘书长、广东省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从政之暇,雅好书画,富收藏,其收藏明清书法尤精,如祝允明、文徵明、董其昌、娄坚等,冠绝一时。

万历丁巳(四十五年,1617),时“嘉定四先生”之一娄坚64岁。因其诗、其文、其书皆达到“质朴中有飘逸”的“自得”之境,世间所宝,故求者多。钱谦益说娄坚:“衣冠修然,容止整暇,书法妙天下。风日晴美,笔墨精良,方欣然染翰,不受促迫。与唐叔达、程孟阳为练川三老,暇日整巾,拂撰杖履,连袂笑谈,风流弘长,与之游处者,咸以为先民故老,不知其为今人也。”本年世人求娄坚书法祝寿、贺词者多,如其作《君锡徐兄七十寿序》,《寿秦翁七十》、《次韵公路兄四十生日》等。
是卷亦为本年所书,即娄坚为宣季嘉门人姚正先、姚士先祖母苏太孺人八十大寿节录《列女传》,苏太孺人与人为善,宣季嘉等诸君子请娄坚为她书写“古之列女”,即“鲁季敬姜”一则、“齐相田稷子母”一则、“齐相晏子仆御之妻”一则、“晋大夫伯宗之妻”一则,“范献子之妻”一则,其后书“凡六则”,或为误记。
本卷娄坚“以行草相间录之”,即以行书、草书两种书体依次换体书写每则传记,使人赏读脉络清晰,节奏分明,也更显示出娄坚的用心用意,卷末以小楷跋文,阐述始终。其中草书部分可参见上海博物馆藏娄坚《行书杜诗十首册》、朵云轩旧藏《草书杜诗》、故宫博物院藏其《行书旧作诗》;行楷书部分可参见浙江省图书馆所藏《行书潜山先生六十寿诗叙》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