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007 刘海粟 黄山云海 镜心

黄山云海
拍品信息
LOT号 1007 作品名称 刘海粟 黄山云海 镜心
作者 刘海粟 尺寸 295×143cm 创作年代 --
估价 800,000-1,200,000 成交价 RMB 2,242,500
出版:
1.《闳约深美——刘海粟中国画精品收藏展》P8,联合主办:荣宝斋(香港)有限公司、香港大学,协办:协联古玩有限公司、翰海斋画廊、香港艺苑企业公司、洁思园画廊、丽辉珠宝贸易公司,1991年展览、出版。
2.《中国画坛巨匠·刘海粟国画集》P91,西泠印社(国际)出版社,2018年1月。
3.《海粟遗珍——新加坡刘海粟书画鉴赏会珍藏选集》P88,西泠印社(国际)出版社,2018年3月。
4.《刘海粟艺术研究》P52,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18年5月。
5.《刘海粟泼彩黄山十大巨作品鉴》P66,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18年4月。

刘海粟,名盘,字季芳,号海翁。汉族,江苏常州人。现代杰出画家、美术教育家。1912年与乌始光、张聿光等创办上海图画美术院,后改为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14年秋始任副校长,1919年7月始任校长。1952年院系调整后任华东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南京艺术学院院长。早年习油画,苍古沉雄。兼作国画,线条有钢筋铁骨之力。后潜心于泼墨法,笔飞墨舞,气魄过人。晚年运用泼彩法,色彩绚丽,气格雄浑。历任南京艺术学院名誉院长、教授,上海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授予“杰出成就奖”。意大利欧洲学院授予“欧洲棕榈金奖”。
夏伊乔,祖籍浙江,1918年6月生于上海。幼学油画,1940年在印度尼西亚学习绘画与书法,1944年与刘海粟结婚后长期从学。擅山水,花鸟,所作秀逸清丽,遒劲潇洒。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并在报刊上发表,1984年应邀访问日本爱知县,并进行艺术交流活动。历任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刘海粟的作品往往给人以天马行空的感觉,夸张的用色以及笔墨让人过目不忘。而远观又极其生动极具层次感,正是这种开拓的创作精神,独特的艺术形式,以及生动的作品内容使之成为了近现代中国美术史中不可或缺的艺术大师。刘海粟一生最爱黄山,一生最重要的作品也多以黄山为题材,可以说黄山是海粟艺术的源泉,海粟给黄山增添了艺术内涵。从1918年第一次跋涉黄山到1988年第十次登临黄岳,跨度达70年之久,几乎包括了刘海粟一生的艺术实践活动。单就70年来十上黄山的壮举,就破了历代画家的登临纪录。而他以黄山为题材创作的作品,包括速写、素描、油画、国画,总量蔚为壮观。他在十次登临中体现出来的不断攀援、不断超越的品格精神,更可令人敬佩,引作启迪。刘海粟再上黄山是80年代了。1981年、1984年他八上、九上黄山,此时的他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他的艺术也在新时代里迎来了新的春天。他创作了大量泼墨、泼彩黄山图,同样来自对景写生,与过去作品相比主观成份明显增多,注重精神描写与气韵的表达;手法上以“骨法用笔”的中锋线条构建骨骼。用墨或彩泼洒晕染以助韵,兴会所作常常笔墨酣畅,气势夺人,可谓“墨气淋漓幛犹湿”、“笔所未到气已吞”。此时作品已真正代表了他的艺术风格,可以说是他一生艺术实践与人生体验的自然结果。
刘海粟《黄山云海》构图雄奇,用笔劲健,潇洒纵逸,功力深厚。画面雾气迷漫,色彩绚丽,亦绮亦庄并把西画的光感、透视及色彩诸法糅入画幅之中,笔与腕合,古翥今翔,挥毫端之郁勃,接烟树之渺茫。并以超然于物外的自由心态,无所拘束地表现对自然的感悟或印象,没有过多的反复刻画雕凿,一切随机生发,自然天成,妙趣横生。画面笔墨景致奇幽酣畅,古艶壮美,气势雄伟,浑融一体再现观者眼前,豪放中见精微。这一组黄山风景创作于80年代,下方黄山云松采用写实手法,以粗细不均的线条勾勒表现黄山云松松针、松枝和松杆的细部,我们在刘海粟50年代的黄山写生稿里能清晰地见到这样的笔墨,晚年刘海粟沿续了这样的笔墨,于是我们在这看到了完美的黄山云松:丰茂、挺拔、遒劲和婀娜多姿。中上方表现的是黄山云和峰,采用的是泼墨写意,除了层层峰峦中偶尔点缀的云松,我们看不到线条,而是泼。经历了文革的刘海粟,浩劫中备受打击和压抑,多了冷遇,少了应酬,却赢得了更多的时间思考艺术的创新问题,他对中国画的用笔、用墨、用水和章法、意境等等,作了多方面的探索研究,从而把泼墨泼彩技法推向一个新的阶段。
刘海粟曾总结自己十上黄山的体验:“黄山之奇,奇在云崖里;黄山之险,险在松壑间;黄山之妙,妙在有无间;黄山之趣,趣在微雨里;黄山之瀑,瀑在飞溅处”,黄山景致朝夕变幻,海粟静看、细看、默看,愈觉黄山之景奇美得出人意料,绝秀得不可言表,壮阔雄奇中含有秀雅清丽,壮美之中藴籍优美。以此再观《黄山云海》,从大处着眼,追求总体气势;在小处精心,从容而舒展;笔墨错落有致,形乱神不乱。画中多种笔法、墨法并用,整中有乱,乱中见整,似乱还整,达到了“随心所欲不逾矩”的艺术境界,堪称刘海粟黄山题材绘画中的“和氏之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