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009 张大千 戊申(1968)年作 山峦霞蔚 镜心

山峦霞蔚
拍品信息
LOT号 1009 作品名称 张大千 戊申(1968)年作 山峦霞蔚 镜心
作者 张大千 尺寸 82×95.5cm 创作年代 戊申(1968)年作
估价 2,800,000-3,800,000 成交价 RMB 3,450,000


来源:香港张宗宪旧藏
说明:张大千,原名正权,后改名爰,字季爰,号大千 ,别号大千居士、下里巴人,斋名大风堂。四川内江人,祖籍广东省番禺。中国著名泼墨画家,书法家。擅泼墨、泼彩,开创了新的艺术风格。他与二哥张善子昆仲创立“大风堂派”,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泼墨画工。他曾与齐白石、徐悲鸿、黄君璧、黄宾虹、溥儒、郎静山等及西班牙抽象派画家毕加索交游切磋,被西方艺坛赞为“东方之笔”。与齐白石齐名,被称之为“南张北齐”,与溥心畲齐名,被世人称之为“南张北溥”,与黄君璧、溥心畲以“渡海三家”齐名。

张大千把传统精华充分吸取并借鉴西方绘画的现代思想,嫁接到中国传统山水画中大胆创新,巧妙的把东方美与西方美融合在一起,他的泼彩泼墨山水画作品看似现代与抽象,却不乏传统山水画得神韵,不露半点西方绘画的痕迹,在他的泼彩泼墨作品中,突出表现的是墨迹、色晕甚至很少有笔迹,注重追求形式以及诗韵意境。中国画的本土性阐扬,并不是要固守原来意义的“笔墨”,而是要在世界绘画的普泛性中展示自己独特风采。
1968年戊申,张大千70岁,其在除夕日返回台湾,这是他第五次返台。期间赴日本,而后飞往旧金山斯坦福大学,应邀演讲,这时他送给旅美好友亦是“亲家”王天循的见面礼,是描绘巴西“八德园”之五亭湖风光的青绿山水《摩诘图》,题为:亦无烟瘴亦无尘,鸡犬桑麻亦有邻。万里投荒应是喜,乱离犹作太平人。可以想见,张大千念念不忘的,是天涯若比邻的友情;于己于友,更多的却是一种浓重的乡愁。
本年4月27日(农历四月初一),张大千70大寿,八德园内设宴,而远朋近友多有祝寿之诗词,如张群、张目寒、梁寒操等等,台湾老友著名词人张佛千亦填词祝张大千寿,然自觉书法难入大千法眼,于是找上台静农,留下了画好的红格纸,静农如期交卷,佛千一看朴拙道茂的字迹,算得是独步当代,使其祝寿四阕《风蝶令》大为增色。大千一见大喜,悬之素壁,与宾客共赏。
10月30日(农历九月初九),诸事繁忙的张大千打完其所赠张群《长江万里图》江水倒流的“官司”之后,已经是重阳佳节,坐在五亭湖上,以金笺纸挥洒破墨山水,另以宣纸写诗,回赠佛千:“四阕惭君风蝶令,谬推错许古人无。眼中多少伤心事,收拾残山入画图”,“七十蹉跎仍好事,二三朋旧苦相关;墨倾一斗君应笑,礞瞳心情礞瞳山。后书“佛千老兄以《风蝶令》寿予七十生日,称予破墨山水前无古人,何谬赏过情也。小诗奉答并媵以画,即乞两正。戊申重九,大千弟爰”。
为纪念故土,他把圣保罗音译为“三巴”,取四川古时分为巴县、巴东、巴西三郡之意;又将“牟古”镇音译为“摩诘”,自己的家园称为“摩诘山园”,纪念我国唐代诗人兼画家王维(字摩诘);而他那颇具规模的园林则被命名为“八德园”。“八德”源自唐朝段成式的《酉阳杂俎》对柿子树的赞美,说柿子树有“七德”:长寿、多阴、无鸟巢、无虫、霜叶可玩、娱乐嘉宾、落叶肥大可供临书,加上张大千所说的柿子树叶煎水可以治胃病,也可以入画,共“八德”。
也许在同一天,大千或许又思念起故乡、故友,便又以此时期擅用泼墨泼彩法绘《山峦霞蔚》,情景并茂,诗画合一,令人动容。摩诘山园是张大千的巴西别墅,而以此作图多有有邀约、展示、思念老友之情;众所周知,张大千于泼墨泼彩画风的开创,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末,也即与毕加索会唔之后。经过长期实践以及其自身眼疾等缘由,张大千利用彩墨自身溶与非溶于水以及在各种纸面上产生的效果,施行渲染、重叠、泼洒、沉渍、流动,营造出了千姿百态的烟云效果,抽象与写实形象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如本作《山峦霞蔚》,真如佛家所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如梦幻泡影”,似真似幻,浪漫自由,灵巧新颖。
泼墨泼彩,不仅是张大千继其集传统大成之后走向个人创新巅峰的画风;也是他去国十余年后,成功地将中国画中泼墨大写意风格结合当年世界抽象绘画潮流,开发出他独特豪放、法古变今、前无古人、走向世界画坛的伟大成就;更是传统与创新中国画的主要分水岭!——傅申
1949年大千离开中国大陆以后,由于时局等因素,在他“万里投荒”的海外生涯里,大千游迹遍及全世界。他到印度的大吉岭,阿根廷与智利交界的安第斯山,巴西诸山,并且曾经屡游欧洲瑞士的名山、莱茵河,和美国东西部的胜景。其实往返海外之际,他也顺道游过台湾的横贯公路、苏花公路、阿里山等名胜。其中有些胜景,大千不只前游一次,而是再三往游。至于故国及台湾的山川,因为更多出了一份属于血缘、士亲的人文关怀与情感,总是令他萦回怀想。在他重游横贯公路时,曾有诗云:“十年去国吾何说,万里还乡君且听。行遍欧西南北美,看山须看故山青。”
是故在大千先生去国期间,仍时有怀乡写中国山水之作,并有闲章一方称之为“故国神游”。
“我所有的仅是几只羊毛笔,我就靠手中的笔玩弄乾坤,为中国艺术在海外打天下。”——张大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