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101 陈可 2013年作 病床上的弗里达

病床上的弗里达
拍品信息
LOT号 1101 作品名称 陈可 2013年作 病床上的弗里达
作者 陈可 尺寸 50×50cm 创作年代 2013年作
估价 120,000-200,000 成交价 RMB 345,000

签名:可 2013
展览
2013年 弗里达·一个女人:陈可个展 第一届香港巴塞尔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 香港
2014年 中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 - 星空间 / 北京

1946年,39岁的弗里达·卡罗又经历了一次大的手术,彼时的情人,也是她的挚友尼古拉斯·穆雷用相机记录下了弗里达在病床上的模样。在弗里达数不清的照片中,她多半是明艳照人的,盘着墨西哥风格的发辫,身着色彩浓艳的传统服饰,表情刚毅又美丽。但这批穆雷镜头下,病榻上的弗里达却呈现出她的另一面,坚强的面具此时褪掉了许多,内心的脆弱微微流露。投向穆雷的目光格外温柔恳切,也许这是更真实的弗里达,敏感的,深挚的。和她的摄影师父亲在她童年时记录下的神情类似,画这张画时,我也初为人母,经历了身体上的伤痛,和内心无尽爱意的并置,似乎更能理解她了,这也促使我像她一样拿起画笔,诠释她,也记录自己。
——陈可

一个女人
房方访谈陈可
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对弗里达的兴趣?为什么?
答:可能是人到一个年龄阶段,性别的问题就提上日程了,你会突然觉得作为女儿、妻子、母亲,附加而来的责任越来越现实地摆在你前面——作为女性,你需要去扮演一些社会角色。
问:是“生育”这个特殊的阶段触发了你这方面的感觉吗?
答:对。准备要小宝宝了,就觉得女人的话题开始进入我的视野,更加关注女性的命运,女性的生存方式,所以弗里达成为我比较关注的一个点。作为女性,她过了一种跟大多数女性不一样的生活,而这种生活方式也曾经影响到我。正好有一天,我在798看到那本摄影集,里面的照片把她的一生给捋了一遍;然后我就有了这样一种冲动——通过这些照片去追溯她的一生。
问:第一张弗里达的肖像是哪一年完成的?
答:是2011年,当时正好手头有这本书,就想画两笔——有时候你会有一种感觉,当你看到一张很好的图片,特别想把它画出来——我当时看到弗里达那张照片就有这种感觉,特别想通过我的手把它画成我的东西,因为太喜欢了!
问:后来又怎么一发不可收成为现在这样一个系列的?
答:可能就是生小孩这个阶段对女性的感触比较多,弗里达也一直想要宝宝,但是好多次都没成功。就这些作品而言,我最大的出发点还是关于人生的感慨——每个人只能有一次选择的机会,你一旦踏入这样的人生,你就不可能踏入另外一种——你经过无数次有意识无意识的选择,最终踏入了你现在的人生——最后我发现人不能跟命运抗争,只能顺应自己的轨迹。弗里达的人生也并非是我们想象的那种主动追求的传奇,她的人生对她来说也是无奈的选择。
问:是不是很多人追问过你“为什么画弗里达”?
答:对,但其实我只是在关注女人,我们同为女人,却有不同的人生。我对好多女性的人生也非常有兴趣,比如说卡拉斯、梦露,都非常吸引我,可能刚好弗里达有这样一个影集,我就把它画出来了。
问:并不是说从一个女艺术家对另一个女艺术家的“职业认同”上关注了这一题材?
答:嗯,至少更着重的是体现“同为女人”这一主旨,在香港巴塞尔博览会展出的“一个女人”这个项目中,我加入了对我自己人生的表现——这个部分很随性,像纪录片、流水账一样,包括一些日记、随手画的东西,甚至是未经加工的原始素材;而关于弗里达的部分则是被精选过、被加工过、被我的绘画很正式地“翻译过”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