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107 黄宇兴 2014年作 河流 漩涡

河流 漩涡
拍品信息
LOT号 1107 作品名称 黄宇兴 2014年作 河流 漩涡
作者 黄宇兴 尺寸 260×600cm 创作年代 2014年作
估价 1,500,000-3,000,000 成交价 RMB 5,520,000
出版
《河流吞噬了树丛
接着吞噬了你》 P5、P42-46 天线空间 2014年版
签名:Huang yuxing 2014
展览
2014年 黄宇兴个展:河流吞噬了树丛 | 接着吞噬了你 天线空间 / 上海

作为自我知觉者的世界
以黄宇兴的油画创作所见
如今,碎片化和爆炸化的信息社会似乎严重支解着人们以往惯有的日常现实、文化消费以及固态认知。这不仅意味着我们将会在对于世界的把握中迷失自我,亦会在知识的既成模式中怀揣质疑,当然,也意味着我们将会在观念的泛滥中走向虚无与挣扎。于是,对于任何“存在”的确定性定义正在以立方次的加速率经历着持续瓦解。由此而来,旋即失效的东西也变得越来越多。之于艺术,我们必须,也应该开始接受这样的事实:不是每个艺术家都能够完完全全地从属于他所处的时代。同时,也不是每个艺术文本都能够被切切实实地统和于一种集体主义的思想潮流之下。而在这种与“当下时代”、“集体主义思潮”的疏离之中,黄宇兴似乎提供了一例相当独特又引人深思的范本。
与同代艺术家将所有被主流化的现实问题一股脑地填充进画布之上,抑或是泛滥化地运用自己创造的典型符号相异,引发艺术家每一次创作转向的几乎都是生活本身,而非自我观念。因此,黄宇兴对于具体艺术情境的感知与幻想完全基于一种与个人经验密切融合的渐进式模式。回溯以往十余年的艺术创造,黄宇兴从对外在世界的普化探知,到延展至生理、性别、身体,乃至生命的维度,继而弥散至对自然和宇宙万物的深度聚焦,他在艺术上的观念诉求紧密切合于他对于情爱的沉浸、宗教的参悟以及强权的遭遇等个人的切实体验之下。
从《食肉目:熊猫科》、《日志》等早期作品中对于现成图式的挪用、改写或悖反,诠释出另外一个虚拟世界的偶然“片段”,到后来《改变中的生命史》和“生物学家”肖像系列衍生出对“生理学研究”与“生命史”交互作用的观照,再到《光芒》与《河流》等观念风景画系列,可以说,黄宇兴的艺术创作始终贯穿于一条关乎个人知觉记录的隐秘脉络之下。即便就表意的层面来说,由于并不存在一种可以一以贯之的符号,黄宇兴在图像中所铺展的意图并不算是一个极为严密的想法,甚至仿佛掺杂了不少即兴而含混的成分;然而,就内里而言,这其中的确隐匿着黄宇兴对于知觉探索的自我设定,而他也自觉又异常坚定地将“这一意图的设定”合乎当代美感地在画布上不断进行着实验。
人性之境:《花园》
知觉,一个看似理性却又充满感性的没有实体的认识系统,在黄宇兴的笔下成功地以架上油画的形式延展而出。《花园》在黄宇兴的作品序列中似乎找不到其正确的系统归类,显然它并非是一个完整作品体系的组成部分,可也不是随意的草稿实验对象。值得重视的是这一作品在黄宇兴油画创作中的链接性。
浓烈抑郁和混乱反抗是画面背景的主调,藏蓝本应拥有的静谧氛围被加入了肆意生长的嫩绿色,最终构成了充满矛盾与混乱的色彩世界。画面前景中爬卧着一只鬣狗。整只狗由暗红色构成,看似安静与乖巧的形象却被艺术家点上了各式各异的色彩,混乱的色彩却有力暗示了红狗作为一种猎取动物内心的冲突与紧张。对于人类本身而言,经由上千年对犬类的驯化,它们早已被宣传成人类忠诚的朋友,并因此成为人们挑选宠物的首选。然而,对于黄宇兴而言,事实却仿佛并非如此。画面背景的沉寂更加反衬出前景里红狗身体中的矛盾和不羁。尽管经历了长久的驯化时间,但犬类身上的野性似乎永远没有消失,而仅仅是被苦苦地压抑着,面临着随时旋即爆发而出的可能。红狗身上不断淌下的红色颜料暗示着这一枷锁的不稳定。
在此,黄宇兴通过暗郁的色彩和主题,看似探讨动物,实则是在更为深刻地讨论人性。作为世界的主宰,人总是自认为能够驯服万物,以万物之长立于世间,然而事实上,人类并没有成功且完全地驯化动物,这从犬类被压抑的野性上得以看出,世间万物均只能是自己的主宰,甚至人们本身也是被外物所主宰的。黄宇兴借助对动物与自然的知觉感官上升至对于人本身甚至世间万物的谈论。这与其早期对于人及其器官的探讨一脉相承,也是其对共同“隐喻”与“明喻”结合的探索之作。有趣的是,在这一疯狂的爆发之后,黄宇兴却又走上了隐藏知觉的道路。
时间与肉身:《河流
旋涡》
对于黄宇兴而言,《河流》系列无疑是其对知觉记录中最为特殊的系列作品之一。从这一系列开始,他不再将知觉以显而易见的方式置于画布之上供人点评与欣赏,而是有意识地将其隐匿起来,试图以隐晦的方式表达自身对于世界、宇宙的独特看法。
在这一系列中,作品《河流
漩涡》堪称艺术家的扛鼎之作。此作持续了黄宇兴一贯以来对于大尺幅的偏爱,在这样一张长达六米的巨作面前,画家以画面上下方色彩的冷暖塑造出具有“地平线”意味的视觉感知。相较早期对黑色的热衷,在这张图中,黄宇兴转而在画面中使用了大量具有视觉冲击性的颜色,迷幻的蓝色,娇俏的粉色,活力的橘色,低调的绿色……尽管画面色彩繁复交织,缤纷绚烂,但却又彼此保持了一种别样的平衡与和谐,最终弥散出一种矛盾、迷幻及忧郁的气质。这恰恰是黄宇兴作品的最大特点:以色彩的运用传达心理活动的质感及精神层面的感知。“选择颜色的时候,就会选择给你相同感受的颜色。这种线索来自不同阶段的生活感受,并不是符号化的关联”,黄宇兴显然并没有表示出对于特有颜色的偏好,而是将颜色看做表达心理感受的一扇窗口。就如同天空应该是蓝色的,树叶应该是绿色,颜色成为了黄宇兴内心认知与外部世界彼此构架的桥梁,跳脱出过往对死亡的恐惧,从而以最为绚烂的方式直面对于“时间”,抑或是“生命”的探知与讨论。
在《河流 | 漩涡》中,奔流的河水被艺术家赋予了变化且永恒的形态,大大小小的漩涡仿佛毫无秩序地在画面上随意罗列,借由与色彩的融合,漩涡中透出迷幻的光芒在画面中无限无休地蔓延。在这些看似相似且无序的漩涡背后,艺术家却借由对于个人知觉的思考,实现了一系列精确、重复、恒常而连贯的创作。
黄宇兴曾在其2014年的个展上引用过一句诗句:“河流吞噬了树丛,接着吞噬你。”这句来自牙买加诗人瓦莱丽·布鲁姆(Valerie Bloom)的诗似乎成为了黄宇兴对于“河流”的个人知觉感受之一。在此,“河流”既代表了强烈的生命力,却又饱含致命的毁灭性,不同于此前“改变中的生命史”或是“光芒”之中艺术家透露的某种狂喜,黄宇兴特别将强烈的、复杂的情绪转移到某些经典的知识之上,从而令艺术家能够有效地控制自身情绪的抒发,而不再选择将其一次性宣泄而出。在此前作品中被反复描绘的脸孔,在《河流 | 漩涡》的画面中变成了漩涡、椭圆、球体等基本几何形体的集合,由此,绘画的变革在黄宇兴的笔下开始出现:“在这样的表达中,‘我’私密的一面隐退到了背后,换以开阔的感情和空间体验。”隐去了“私密”元素的“河流”系列以色彩斑斓的视觉方式阐述了对于时间的复杂感触,同时也孕育了新的主题和“河流”本身的演进。尽管在面对世事如“舒缓或湍急的河流,而没有退路”之时,是令人惆怅的,但至少印证了霍金提出的观察方式——“水分子的移动和迁徙无法证明时间不可逆转的特性,它们永不变化、永不消亡”,而这或许才是黄宇兴“河流”的原型。
因而,生命力与毁灭性并存的“河流”就此成为了黄宇兴画面中的主体意象。通过不同尺幅、色彩、维度中对于“漩涡”纹理的并置,黄宇兴构建出极富迷幻色彩的永恒之境。这种带有未来主义的视觉语汇渊源于当下网络时代中,个人所深切体会的爆炸性视觉和物质主义氛围。相比于纯粹的现实世界,人们永远无法避免陷入到失落之中。在此,黄宇兴借助这一强烈的情感共鸣,运用令人醉目的冲击性色彩,最终使“河流”成为了众人趋之若鹜的时空幻境。
无论是早期的《花园》,还是绚丽夺目的《河流 | 漩涡》,黄宇兴从最为本质的意义上想要传达的便是利用自身的知觉世界构造出独属于自身的艺术乐园。人们既可以在这里寻找美好,也可以在此分享痛苦,曾经无处安放的归属感在黄宇兴的笔下逐渐被消融而去,并最终化为世人的情感寄托。

《皆是河流》
我们即时间本身,我们是晦暗者赫拉克利特著名的寓言
我们是水,而非坚冷的钻石
永在消逝,不曾停息
我们是河流,我们是河流边
揽水自照的希腊人。他的倒影
幻变于幢幢水镜之中
于摇曳如火焰的水晶之中
我们是前路既定的虚空之河
大海就是归宿。而暗影环伺。
一切都在告别,一切都在远逝
记忆并不能铸成一枚硬币
然而总会留下些什么
然而总有一些叹息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