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202 赵无极 1966年作 26.01.1966

26.01.1966
拍品信息
LOT号 1202 作品名称 赵无极 1966年作 26.01.1966
作者 赵无极 尺寸 61×50cm 创作年代 1966年作
估价 5,000,000-8,000,000 成交价 RMB 6,670,000
出版
《赵无极 1935-2008作品选集》 P170 香港季丰美术出版社 2010年版
签名:无极Zao
展览
2005年 中国当代艺术展 首尔艺术中心 / 韩国

说明
附:英国伦敦歌剧画廊证书
附:赵无极本人签名鉴定证书

赵无极和他的艺术早已深深烙印在中国近现代艺术史上。作为一位享有盛誉的华裔法国画家,其艺术风格既深受西方现代主义的浸染,又保有着东方传统文化独有的风格与情怀。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的发展进程中,二十世纪前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一大批中国艺术家受到了来自西方文化的冲击与影响。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东渡日本、美国,或向西前往欧洲。他们不辞辛苦地远涉重洋学习西方艺术,赵无极便是此中成功一例。
赵无极家世显赫,祖父赵绍甫乃赵匡胤第29代孙。和其他传统的中国文人一样,赵绍甫十分精于诗书画艺,并以收藏古画和墨宝为乐。赵无极的父亲赵汉生是上海一所银行的行长,充裕的收入来源足以供养其平日喜好古代字画的习惯。据赵无极回忆,在每年祖先诞辰的祭祀之时,他便有机会一睹家中米芾和赵孟頫的真迹。从小就耳濡目染的他,五岁时便展露出无法抑制的绘画天分,并常在家中的清代瓷器、画册上涂鸦。1935年,年仅十四岁的赵无极考取了杭州艺专,开始接受系统而严谨的艺术教育。当时杭州国立艺专校长林风眠作为西化艺术运动的倡导者,十分注重对留洋人才的挖掘,斥重金聘请了蔡威廉、潘玉良、刘开渠和姜丹书等一批具有留洋经历的艺术家进入杭州艺专任教。而其中,艺专的教务处长林文铮、西画系主任吴大羽、雕塑系主任李金发和图案系主任刘既漂均系留法归国的高材生。在林风眠的带领下,杭州艺专完成了西式教育的变革,形成了一套基于法国学院派基础上的先进教学体系。在这样的教学氛围浸染之下,赵无极对于传统艺术的背离走得越来越远。1948年4月1日,赵无极踏上了法国的土地,并很快在艺术家聚集的巴黎蒙帕纳斯区定居,成为贾科梅蒂和毕加索的邻居,开始了对于现代艺术长达一生的探索。当我们今天重新审视赵无极的作品时,会发现抽象艺术占据了其中大量的篇幅。当赵无极留学法国之时,抽象艺术已经由最初阶段的解放形体发展到了更加深层次的精神抽离。
1957年,赵无极与抽象艺术家皮埃尔·苏拉吉一道访问纽约,此时美国甚嚣尘上的抽象表现主义绘画为赵无极带来了更具冲击力的感官刺激,促使他在其后的艺术创作中进了行更为大胆的艺术实验——抛弃一切具象因素向全面抽象进发。1959年之后,赵无极的作品多以其完成日期来命名,自此,他潜意识中所具有的传统中国的思维方式在西方艺术媒介上得到更为完整的诠释,这也是他的绘画不同于欧洲艺术的重要原因。赵无极认为抽象来自于内在的需要,“绘画的倾向是自己需要。并不是我说要画抽象就可以画了而是自己需要画抽象才画抽象。”《26.01.1966》创作于1966年,画面中占据一半空间的浅蓝色背景可以明显让人察觉是其对古代中国山水画营造画面时所用“留白”的借用。这是此一时期中,画家在抽象艺术的基础上做出的更进一步的探索。前景具体而洒脱的笔触与状似褐色水洗效果的中景,经由二者因绘画技法的不同而形成的一水之隔,与倪瓒的山水作品中的一江两岸式经典构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事实上,这样的构图方式与绘画语言对于赵无极的艺术而言有着重要的意义,即一种对于虚无空间的痴迷和中国传统艺术精神的理解。童年时,其家族丰硕的书画收藏使他有了先天的条件去接触到这些中国传统艺术的典范。尽管声称要与中国传统艺术进行决裂,但赵无极在之后的艺术生涯中却仍然将水墨视为自己创作的一种媒介。正如他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回到祖国后的感悟:“我们不能推翻过去的传统,反对传统是不对的,应该接受最好的东西,经过消化,变成自己的。”如果说在作品的结构和营造上,赵无极是对中国传统艺术的无意识吸收,那么在媒介与材料的使用中,他开始有意识地获取源自中国传统水墨的艺术体验。赵无极在作品中同时探索油画薄涂法以及水墨材料的使用,在《26.01.1966》的画面中,油画薄涂法为整体画面营造出轻盈的艺术空间,辅以前景看似随意的油画笔触线条,以及中景的褐色晕染效果,使得作品展现出一种淋漓水墨的质感。油画材料以其覆盖能力和强大的可塑性深受艺术家和广大绘画爱好者的青睐。艺术家们既可以用油画层层罩染,缔结丰富的画面层次;也可如印象派画家一般毫不顾忌的肆意涂抹堆叠,营造厚重的质感。与之不同的是,赵无极开发出油画语言中更具诗意的飘逸一面,其展现出的独特风格,更是向全世界的观众们隐喻了一个不一样的“中国”。

大自然随着时辰的推衍、季节的递嬗而变化无穷。水波的潋滥、光的灵动、水天之间的烟岚都使我出神入迷。我常在湖边,一坐数小时,守候空气漾过平静的湖面,风轻摇桦树,我眼前所见不是精雕细琢的小桥亭台,而是空间的伸展,和一片树叶在水中倒影幻化出的无穷。
——赵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