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211 陈丹青 1983年作 康巴汉子

康巴汉子
拍品信息
LOT号 1211 作品名称 陈丹青 1983年作 康巴汉子
作者 陈丹青 尺寸 100.5×75.5cm 创作年代 1983年作
估价 6,000,000-8,000,000 成交价 RMB 6,900,000
出版
《墙上的笔迹:中国八十至九十年代的新写实绘画和前卫艺术》 P40 格罗宁根博物馆 2008年版
签名:陈丹青 1983.12
展览
2006年 墙上的笔迹:中国八十至九十年代的新写实绘画和前卫艺术 格罗宁根博物馆 / 格罗宁根 / 荷兰

对于近年来的艺术界而言,陈丹青和他的《局部》可谓当之无愧的热点。从两个层面来看,《局部》的热度不仅投射出陈丹青在艺术学养上的广博与精深,又昭示出其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影响力。而这种影响力一方面来自其富有感染力的油画创作,另一方面则源于他对艺术深刻、独到的洞察与理解,进而直击痛点。至今,陈丹青以其独立之人格与艺格魅力,依然是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中兼具鲜明个性与公众影响力的重要艺术家。
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的1978级研究生,陈丹青在入学之前便已经是颇具名气的知青画家。1976年,陈丹青被借调到西藏进行艺术创作,这也促成了他首次进藏,并由此收获了艺术风格转型的契机。在西藏,陈丹青先后创作了《泪水洒满丰收田》和《进军西藏》,并于1977年分别入选“全国美展”及“全军美展”。其中,《泪水洒满丰收田》可以被视为画家学习苏联革命现实主义的经典之作,但同时亦是告别之作。正如他后来在《我与西藏组画》中所回忆所的:“苏里柯夫式的悲剧性画面指引我描绘哭泣的人群,‘文革’主题挣脱了教条;当我目睹法国经典的真迹,亦步亦趋,我果然洗去了二手的苏联影响。”
让陈丹青“洗去二手的苏联影响”并名声大噪的,是其毕业创作——《西藏组画》。这组作品一共七张,包括《母与子》、《进城之一》、《康巴汉子》、《朝圣》、《进城之二》、《牧羊人》、《洗发女》,组画以写生般的现场感和直接方式,描绘了当地藏民的日常生活片段。通过《西藏组画》所面对的再现客体,陈丹青得以跳脱出原有的视觉方式,从而实现了现实主义绘画风格的转向,即从具有高度意识形态倾向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及革命浪漫主义”的宏大叙事与情节编排转向了一种蕴含着强烈人道主义精神的“自然主义现实主义”——一个由库尔贝、柯罗、米勒为代表的法国现实主义画家所奠定的伟大传统。
1982年,陈丹青放弃在美院的教职,远赴美国,开启了身在异乡的艺术生涯。创作于1983年的《康巴汉子》便是这一时期的经典之作。
如果说名噪一时的毕业创作《西藏组画》是陈丹青在1980年第二次进藏创作时,对于1978年在北京“法国十九世纪农村风景画展”中所见所感的某种回应,那么迈出国门之后的陈丹青,则将相当一部分时间用于西方现当代艺术的系统观摩、学习与理解中,并由此积累了大量关于西方艺术的视觉与知识经验。1983年,当他再次以自然主义的观看和表现方式进行创作时,便在技法上的运用上更加从容与坦然,但也引发了其对于写实绘画更加深刻的思考。在美国所作的西藏主题绘画,多是根据此前积累的大量草图和速写展开创作的,然而由于所处环境的变化,作品显示了艺术家在不同状态下对同一主题进行表达时的不同面貌——彼时的陈丹青,已历经大量西方名画真迹的震撼与洗礼。因此,比起1980年的毕业创作,1983年的《康巴汉子》少了用笔的生涩和堆砌,画面呈现出更为轻松的效果,情绪上也更加内敛。画中,那两位直视观众的康巴汉子,眼神中亦少了羞涩和警觉,多了些许从容和不迫。如果说1980年创作的《西藏组画》是陈丹青在西藏现场感知所得,那么1983年的《西藏组画》则展现出画家对西藏这一主题进行深入剖析之后的视觉成果,其中夹杂了他因异国文化冲击而产生的敏感心绪。正如他在一次与顾丞峰的对话中,谈及当时所体验到的“文化错位”:“我在纽约画西藏,即严重错位。后来我并置我心目中的不同图像,算是比较自觉、主动地利用错位来表现错了位的文化,那些图像不是我的,因为图像已经在表达它们自己。”
就风格本身而言,陈丹青一以贯之的写实主义风格却因不同时期所面对的对象、情绪和思考有所偏倚,并最终在图像之后得到情感和思想的升华。正如王安忆将陈丹青的绘画冠以“摹写的精神”之名:“绘画和小说,我以为都是写实的艺术,我们的任务其实都是将散漫平凡的日常生活,建立成较为高尚的仪式,这也就是摹写的精神吧。”

我在纽约画西藏,即严重错位。后来我并置我心目中的不同图像,算是比较自觉、主动地利用错位来表现错了位的文化,那些图像不是我的,因为图像已经在表达它们自己。
——陈丹青

我想让人看看在遥远高原上有着如此强悍粗犷的生命。如果你见过康巴一带的牧人,你一定会感到那才叫真正的汉子。我每天在街上见到他们成群地站着,交换装饰品或出卖酥油。他们目光炯炯,前额厚实,盘起的发辫和垂挂的佩带走路时晃动着,沉甸甸的步伐勇武稳重,真是威风凛凛,让人羡慕,他们浑身上下都是绘画绝好的对象,我找到一个单刀直入的语言:他们站着,这就是一幅画。
——陈丹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