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227 曾梵志 1999年作 面具系列 No.6

面具系列 No.6
拍品信息
LOT号 1227 作品名称 曾梵志 1999年作 面具系列 No.6
作者 曾梵志 尺寸 200×170cm 创作年代 1999年作
估价 20,000,000-30,000,000 成交价 RMB 21,850,000
出版
《我·我们:曾梵志的绘画 1991-2003》 P109 湖北美术出版社 2003年版
签名:曾梵志 Zeng Fanzhi

本件拍卖标的处于保税状态下,详情请见本图录《保税拍品竞买须知》

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当代艺术家,曾梵志并不试图以艺术为媒介,直接地批判社会或革新传统文化。在创作中,他往往从自身的日常经验出发,用沉静的方式来表达作为个体的“人”在当代生活中所面临的困境与孤独。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晚期的“协和医院”系列,到九十年代中期年开始的“面具”系列,再到千禧年后的“乱笔山水”系列——从具像到抽象——曾梵志通过其敏锐的感受力以及对对东、西方艺术的交互实践,发展出了独特而强烈的个人风格,展现了改革开放之后一代中国人的精神面貌:他们在城市化进程中的身份变化,以及在疏离的城市网络中的精神状态都被画家一一记录于笔下。因此,可以说曾梵志的“面具”系列乃是中国城市发展史上最重要的图像记忆之一。
从“面具”系列有着广泛的形式来源。1987年,曾梵志进入湖北美术学院学习,虽然在校期间接受了系统的写实主义绘画训练,画家却对德国表现主义情有独钟,因此在三年级时便彻底放弃了苏式写实主义转而尝试表现性风格绘画。在早期的“协和医院”系列中,他通过极具张力的笔触和血腥的色彩表现出某种“体制中的受害者”形象,而此时人物的夸张比例和压抑氛围已经预示着“面具”系列的诞生。从创作线索看,“面具”接续了之“协和医院”,其直接来源乃是曾梵志1993年迁居北京的现实经历——从悠闲的郊区到光怪陆离的大城市,他将自己的不适应以及由此引发的多重情绪,如大都市生活中的挣扎与压力,对于人际交往的恐惧感等都融入进作品中。
从1994年开始,“面具”系列经过了多个阶段的转折与变化。最初的作品多以群像为主,浓烈的色调延续了“协和医院”系列。在九十年代后期,画面人物逐步减至单人或少数几人,画家不再着意营造人物之间的相互关系,而是将面具作为一个独立的象征物进行强调,以表现社交的疏离和个体的孤独。《面具系列 No.6》创作于1999年,画中人物是典型的都市精英形象,兀自立于山巅,目无表情地直视观者。人物装束是其所处时代的标准风格:笔直的风衣、领带、黑皮鞋、平整的发型,这身千篇一律的装束及漠然的面具,取消了人物的个性,掩盖了真实的情感。曾梵志在谈及这一主题的创作初衷时称:“在九十年代中,中国变化得很快。官员开始穿西装、打领带…每个人都希望有光鲜的外表,但却也显得有点虚假。我觉得他们很想改变自己的外表,便把这些感觉在早期的面具系列中表达出来。”在“面具”系列中,都市精英始终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并与其红领巾系列有着截然不同的含义——戴着红领巾的老少年是失落理想的象征,而西装革履的精英则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标志性符号,暗示着经济与社会的发展进程中对于人性的异化与否定。与早期《面具》作品相比,此作构图更加简约,技法上减少了过分张扬的笔触,突出了画面氛围冷漠感与距离感。画中人物站在山峰之上,营造出伟人般“一览众山小”的场景,放佛是一个新时代的孤胆英雄。画面采取了对称分割的构图,正中直立的人物与背景的地平线相交叉成十字形,画面结构平稳均衡,充分烘托出人物的“崇高”形象。人物的造型趋向于平面化,色彩也从鲜艳转为单纯、内敛,以往“协和医院”里的那些痉挛的人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以冷漠决绝的假面主义者。虽然带上了面具,手却泄露着他内心的秘密——一双大手紧紧贴着身躯,比例夸张,其上覆盖着血腥的红色——他似乎在极力克制内心的躁动与不安,而这种通过手部来表现人物的精神属性的方式,很有可能受到了贝克曼或弗洛伊德的影响。
细察之,画面整体容纳于一种灰色调中,除了黄色的领带和面部、手部点缀的红色,少许纯度很高的中黄与大红在画面中显得非常跳跃。这显然是画家有意制造的色彩冲突,目的是强调人物内心与外部环境之间的紧张关系。人物的衣服及脚下的山峰以一种水墨画式的技法绘出,风衣有着明显的晕染效果,山峰上的岩石肌理则令人联想起北宋山水画的局部处理方式。背景是近乎平涂的灰白色调,地平线将背景分成两部分,上部分的天空有着色调的微妙渐变。毫无生气的背景、缺乏感情色彩的人物,这一切所渲染出的便是一个急速变化的消费时代中的个人困境。在《面具系列 No.6》中,画家将表现主义笔法、象征内涵,个体经验及其思索深度结合,将社会激变中的心理状况进行了揭示和放大,将身份焦虑、社会定位、人际交往这些问题通过面具的遮盖反而呈现在众人面前,深刻反映了一代中国人的生存状态。就此而言,《面具系列 No.6》堪称其艺术生涯的典范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