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235 奈良美智 2008年作 GIRL IN THE MOON

GIRL IN THE MOON
拍品信息
LOT号 1235 作品名称 奈良美智 2008年作 GIRL IN THE MOON
作者 奈良美智 尺寸 直径250cm 创作年代 2008年作
估价 10,000,000-20,000,000 成交价 RMB 24,725,000
出版
《奈良美智:作品全集 第1卷─绘画,雕塑,版画,摄影作品》P238 株式会社美术出版社 2011年版

展览
2009年 奈良美智 Marianne Boesky 画廊 / 纽约 / 美国


本件拍卖标的处于保税状态下,详情请见本图录《保税拍品竞买须知》

凭借吊着眼睛、歪着嘴巴的坏小孩,梦游娃娃,青森犬等极具辨识度的艺术形象,奈良美智成为了享有国际声誉的著名日本艺术家。他笔下的形象总是以局外人的身份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眼神时而烂漫而不屑一顾,时而又敏感地洞察一切。驻足在作品前,那份微不可查的感动和小心收纳起的记忆,不经意间流露。这是一种无法与人言表的情绪,但奈良美智却用孩童的一道目光轻易攫取,不论你有何不同或异于常人的过往,与你珍重对视,给予心灵撞击。
1955年,奈良美智出生在日本北部青森县的一个工薪家庭,爸妈都有自己的工作,两位哥哥比自己大了八九岁,童年的奈良美智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与自己独处,动植物成了他最亲密的伙伴。他说:“我非常的孤单,周遭只有苹果树……我能说话的对象只有大自然,所以我会对树,对狗,对猪……”。童年的孤独为奈良美智的成长投下很长的“阴影”。
上学之后,习惯独处的奈良美智很难融入集体生活,老师评语:“有空想癖(发呆)的习惯。上课精神不集中,老是看着外面。”高中毕业后进入武藏野美术大学就读,读了一年后的寒假,他拿着学费去欧洲旅行,回来后因为花掉了学费,只能转学到学费更便宜的公立爱知县立艺术大学。1987年,硕士毕业的奈良美智选择去到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留学,但因为来自语言方面的障碍和文化上的差异,他再次身陷孤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奈良美智开始在纸上勾画一些模糊的孩童和动物形象,之后的九十年代,他的作品几乎稳定下来一个具有平面化的空间和典型的“坏小孩”形象。他说:“如果将这些孩子和动物视为我自己的化身,那就是在远离熟悉的日本之后,对从周围环境中解放出来的自己的表现。”在作品中,他觉得最重要的是:“我能够独处,像小时候一样。天空是灰色的,天气很冷,并与人隔绝。我不太说话,但我想的很多,就像小时候一样,无法说出自己的感觉。”奈良美智内敛在作品中的感觉,通过视觉图像的形式,在有着不同成长故事的观众面前展开,犹如一根挠人心扉的羽毛,轻易就开启了一段悠远又挥之不去的儿时记忆。
九十年代中期,在德国的一次展览展出时,这位默默无闻的东方艺术家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出版商和各类展览纷纷发来邀约。但奈良美智并没有被时代和环境所裹挟:“我怀念童年,怀念童年单纯的心情。我努力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创作的初衷。即使世界崩塌,我也想在创作中保持童年时的单纯心境”。值得一提的是,大胆的变形、拟人化的处理、单纯的构图……,作品中带有某种隐喻的表达,使得奈良美智的作品往往被认为是漫画,也因此他常被邀请参加漫画展。但如果贴近原作或者细查图像,我们可以发现他的作品多以油画和丙烯画为主,且保持着架上绘画的细腻和完整性。
而在作品面貌的具体呈现上,除了可见奈良美智对于自我内心的表达外,还可见摇滚乐、西方传统绘画,如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侧面肖像画的影响,以及受浮世绘和日本能剧面具风格的影响,如《我才不等到晚上》《小朝圣者夜行》等,均可见来源自能剧面具风格的高拱额头、美白肤色……
20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奈良美智软化了他笔下坏小孩多变的性情。他就像自己笔下的坏小孩,在经历岁月的洗礼后,开始选择和自己、和这个世界和解。他的心态变化外化在他的作品中,尤其是体现在对于眼睛的刻画上。尤其是2005年之后,他尝试改变之前表现坏小孩形象中经常用到的吊眼歪嘴样的平面化眼睛,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注入了色彩、光影和细节的宇宙大眼。而这个形象,除了眼睛有闪动的光彩,几乎就像一只纯真的洋娃娃,无论世界如何变化,他都以同一面貌直面世界。小时候的奈良美智无法像正常的孩童般无忧、快乐地成长,但是长大后的他却可以在艺术中回到逝去的童真。
创作于2009年的《Girl in the Moon》,奈良美智用丙烯颜料勾勒出一个有着大大的眼睛、吐着舌头对着观众的女孩,双手放置在一个平台上好像在渴求某物,又好像是被和她同样可爱的小孩所吸引……奈良美智曾说:“为了表达愤怒,我画了一些三角形的眼睛。我画了一双明显愤怒的眼睛,把我的愤怒投射在那里,以某种方式释放了我压抑的情绪。”在《Girl in the Moon》中,他显然是找到了一种与自己沟通、释压的方式,观众也好像获得了某种自愈。身处都市的洪流,忙碌的工作和推不掉的应酬几乎占据了我们生活的全部,我们好像已经很久没给父母打电话,好像很久都没有给自己一个假期,好像好久都没陪孩子出去游玩,……我们曾经也像女孩歪着头、吐着舌、睁着泪汪汪的眼睛,像一个小天使般,表达我们的童真、我们的渴望、我们的坚定。是什么时候我们不再表达,不再与身边的环境和谐相生。在这件命名为《Girl in the Moon》的作品中,或许奈良美智要传达的就是这种吸引我们、但又引人反思的“童真”,在这种“童真”的驱使下,我们望着这个月亮上的可爱女孩,也不禁想歪着头,咧个嘴。我们往返于现在的自己与童年的自己之间,在这种时空的穿梭中,我们仿佛暂时地回到了童真时代,解构了当下的生活状态,同时构成对自己本真及生命本源的追溯。

人们常说,眼睛是灵魂的镜子。过去的我,在画眼睛时太不仔细了。为了表达自己积压的愤怒,我便将眼睛画成随意的三角形。…… 后来,我开始试着用更复杂的方式,来表现复杂的情绪。我学会了在宣泄之前,先停下来思考。
——奈良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