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602 溥儒 钟馗卖浆 镜心

钟馗卖浆
拍品信息
LOT号 2602 作品名称 溥儒 钟馗卖浆 镜心
作者 溥儒 尺寸 21×43cm 创作年代 --
估价 100,000-200,000 成交价 RMB 552,000
【著录】
1.《新美域》,2005年10月刊,新美域杂志社,2005年。
2.《松窗采薇—溥心畬绘画作品集》,第157页,广西美术出版社,2013年。
【题识】君子固穷古不灭,进士何妨卖果浆。街头呼叫行路旁,以之糊口游四方。山鬼从之忠且良,牵绳曳车走欲僵。昔年浩气何昂强,而今老矣如田光。心畬。
【印文】溥儒之印、旧王孙
【来源】李墨云旧藏,附溥儒夫人李墨云与作品合影。

钟馗画的与众不同—怪诞奇趣、随性写意
启功先生在《溥心畬先生南渡前的艺术生涯》一文中曾谈到:「心畬先生的名气,大家谈起时,至少画艺方面要居最大、最先的位置,彷佛他平生致力的学术必以绘画方面为最多。其实据我所解,却恰恰相反。他的画名之高,固然由于他的画法确实高明,画品风格确实与众不同,社会上的公认也是很公平的。但是若从功力上说,他的绘画造诣,实在是天资所成,或者说天资远在功力之上,甚至竟可以说先生对画艺没用过多少苦功。」溥氏绘画就像他在自述中所言,「虽学作古文,而多喜骈俪之文,骈俪近画,故又喜画。」,喜欢绘画由文学而来,而结合启功先生的论述,其实溥氏作画多源于意趣,是情感的宣泄,更是诗文的诠释。他人‘以画求名’,他却可称得上‘以名显画’。优越的状态和丰富的文学内涵,绘画成为遣兴的工具。启先生所言溥氏对画艺没用过多少苦功,只是较为婉转的表达,是相较于溥氏书法所言,关键在强调其创作的心境和状态。就像溥氏笔下的钟馗,这里的钟馗虽是传说中的外形,但已失去了传统赋予其鬼魅的姿态,作者往往取消其以往高大威猛的形象,在不足盈尺的画幅里进行创作,内容包含杂耍、农耕、售卖等,钟馗变为底层市民形象,寒酸、讽刺令人深思;这里的钟馗是艺术家进行创作的戏剧化的符号,较为悬殊的形象落差,加之恰当的题款往往让人过目难忘。写字作画以毛笔为主要工具,用笔当然不是要用大力、死力,但腕力强的人,行笔时不致疲软,写出、画出的笔画,自然会坚挺得多。溥心畬先生腕力极大,所以其画中凡见笔画线条处,无不坚刚有力。这样坚实的笔墨功夫,也是能够让如此精小的作品足够厚重的前提,这里绘画的每一个线条都经得起推敲,每一段落款都是一件书法造诣极高的独立作品,这一切组合到一起,才有如今看到的诸如《钟馗卖浆》等作品,这也是能让我们不断玩味、品评的关键。
这里借用启功先生对溥氏的评价或更为准确:「如论先生的一生,说是诗人、是文人、是书人、是画人,都不能完全无所偏重或罢漏,只有「才人」二字,庶几可算比较概括吧。」
溥儒的笔下总是有一种玩世的情趣,是独属于旧王孙笔下的童真,如此幅《钟馗卖浆》,在盈尺小品间,书画合璧,抬着腿弓着腰努力向前卖力拉扯的小鬼;皱着眉使出浑身气力努力推车的钟馗,应和着溥儒的自作诗,趣味无穷,让人忍俊不禁后又有些唏嘘。溥儒何不是以溥儒自拟,虽有「君子固穷古不减,进士何妨卖果浆」的底气,亦有「昔年浩气何昂强,而今老矣如田光」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