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611 齐白石 紫藤 立轴

紫藤
拍品信息
LOT号 2611 作品名称 齐白石 紫藤 立轴
作者 齐白石 尺寸 170×42.5cm 创作年代 --
估价 3,000,000-4,000,000 成交价 RMB 4,715,000

【题识】白石山翁画于京华。
【印文】木居士、齐大
【夏寿田题】左攫右挐。东川爱敬寺,古藤左攫右挐龙虎蹲,能写藤之神,齐白石此画又能兼得东川诗语之神也。惜纸有矾,不能穷笔墨之变化了。天畴题于尊足斋。印文:金粟长寿、夏寿田
【来源】香港佳士得2008年春LOT1037。
【说明】夏寿田(1870-1937),字午诒,湖南桂阳县人,光绪戊戌年(1898)榜眼,授翰林院编修,民国后曾任约法会议议员,民国二年任总统府内史。袁世凯称帝,制诰多出其手。齐白石于1897年经友人介绍,始进湘潭县为人画像,几经往返,渐有名气,亦于此年得识人称「桂阳名士」的夏寿田。二人的友谊自此始。
【注】此件作品的交接地点为中国香港,具体信息请联系北京保利拍卖中国书画部工作人员。

「青藤灵舞好思想,百索莫解绪高爽。白石此法从何来,飞蛇舞乱离草莽。」
——齐白石题《画藤》诗

齐白石对画藤情有独钟,紫藤在他的作品中屡见不鲜。之所以如此,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藤的虬曲适于笔墨的纵情挥洒,当是其很重要的原因。齐白石认为「藤不垂绝无姿态,垂虽略同,变化无穷也。」齐白石画藤无数而变化多端,其在书法上的造诣在画藤中得到了精彩的体现,笔走龙蛇,荡气回肠。
齐白石画紫藤,从画法风格上可分为前、后二期,二期的分界线大约在实行「衰年变法」的1925年前后。前期主要学徐文长,笔墨枯瘦纵逸,色彩清淡素雅,后期主要学吴昌硕,笔墨凝重浑厚,色彩浓郁鲜艳。此图的画法和书法风格,还没有吴昌硕笔法的影子,属于前期风格。
此幅《紫藤》为白石初到北京时期的作品,这个时期的紫藤画得极为繁密,枝干虬曲,藤花绮丽。此幅尺幅硕大,气势很大。若悬挂厅堂,如闻风雷阵阵。此类紫藤构图,白石曾提到乃在树下仰望所得。整个画面繁而不乱,秩序井然,静中有动势,正是「随意笔纵横,人眼听我手」。左下空白处夏寿田篆书长题,与藤花的繁密相映成趣,愈加增加了整体画面的构成感。

齐白石的贵人夏寿田
齐白石出身贫苦,自称「草衣」,但一生都有「贵人相助」。齐白石一直称夏寿田为同学、先生,在其「自述」中说夏寿田是其人生中的大贵人,道出了两人的渊源。
齐白石与夏寿田相识于1894年。当时齐白石与王仲言等七人结「龙山诗社」,「龙山」指的是湘潭县中路铺镇的五龙山。当年,齐白石借用了五龙山上的大杰寺的几间僧房作为社址,并被推选为社长。
龙山诗社成立后,附近社友诗客常来大杰寺相聚。常客有黎松庵、黎鲸庵、黎雨民、胡是庵、吴刚存、黄伯魁、郭葆生等。郭葆生介绍诗文俱佳的夏寿田与齐白石相识。据说,开始夏寿田对齐白石还有点「不上眼」的感觉,字如「蚯蚓」,至于诗更是「不在话下」。据《白石老人自述》记载,齐白石的书室以前叫借山吟馆,在一次「联句」中,对不出好句,就把「借山吟馆」的「吟」字删去了。后来白石诗画大进,夏寿田赞誉有加,作诗称「白石先生石作骨,骨中尽是文字髓。心血偶从天上落,龙蛇便向人前起。汝南书成文字死,天留元气与二李。于今岂有识字人,识字定是仓颉鬼。」
齐白石长夏寿田七岁,因敬重夏的学识,尊称为「先生」。夏寿田诗词甚佳,且擅长书法,齐白石不仅从他的社会资源中获益,也经常与其切磋讨教诗文艺术。齐白石曾为其刻过多方印章,如「寿田六十岁以后作」白文印、「直心居士」朱文印等,可谓有求必应,足见两人交往之深。湖南省博物馆藏的「榜眼」一章,边款上篆刻着「直心先生正」。
夏寿田更是促成齐白石真正成名的关键人物。未识夏寿田之前,齐白石一直家乡做木工、雕花,人称「芝木匠」,足迹未出湘潭。夏寿田见齐颇有根底,力劝齐白石「于游历中求进境」。光绪二十八年(1902),夏寿田以教如夫人书画的理由请齐白石赴西安游历,并先寄「润笔之资」,助言又助钱。到西安后,夏寿田又介绍自己的老师樊山与齐白石相识。樊、夏二人极推崇他的篆刻和绘画,樊亲为其书润例,使齐白石的声名大振。并题诗,赞曰:「平生三绝诗书画,乐石吉金能刻划。前明四家白虎尊,扬州八怪冬心亚。」第一次将齐白石与金农并提。
1903年,夏寿田又带齐白石去北京任上,使其得以与李瑞荃、曾熙等风雅之士交往。正是夏寿田让齐白石走出了所谓「五出五归」的第一步。夏寿田又乘机鼓励和资助齐白石进行了「二出二归」、「三出三归」、「四出四归」、直到「五出五归」,游历了名山大川、名胜古迹、结交了名师挚友、达官贵人。通过游历,使齐白石眼界大开,画艺精进、人脉广蓄。
现在我们观察到齐白石早期的画,都有夏寿田的题识,如《秋卉湖石图》、《雅居图》、《十六应真图》、《菊寿图》、《石泉图》、《乐嘉藻图》、《花卉禽石》等。夏寿田曾为齐白石作《甑屋主人传》,全面介绍齐白石。
在齐白石的《庚申日记并杂作》记述,当年十月初三,夏午诒派人接他「去保定游玩」。在保定二十余日,日记只记了几通书信、几首题画诗。十月十五日记「是日得人谢金」,并说「羞其年将六十,犹受人怜」。得了谁的「谢金」,受谁「怜」呢?齐白石在保定为某人作画刻印,却又不愿说出姓名的这个人就是曹锟。《手稿卷》所收《辛酉日记》记载,这一年齐白石三次赴保定,只有一则为夏作画的记述。十月廿一日记:「为天畸画关、岳像成,伊以为不如前画二像之衣用笔超绝也。」「前画二像」是指为曹锟所画《汉关壮缪像》和《岳武穆像》,今藏天津艺术博物馆,上有「虎威上将军命齐璜恭摹」款。光绪二十九年(1903),夏寿田推荐齐白石为内廷供奉,齐白石未定居北京前,进京都是住在北京宣武门外夏寿田家,对齐白石的照应可谓不遗余力。
1935年,得知夏寿田病逝的消息后,齐白石伤心至极从楼上摔下,「下楼伤足,月余才愈」。并在夏寿田的遗像旁写下了「直心居士,齐璜之故人也,为画此像,泣血三升,碧落黄泉有知也,应一哭齐璜之未死也」,以寄托对故人的无限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