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005 清康熙 橄榄绿釉浅浮雕螭龙纹莱菔尊

橄榄绿釉浅浮雕螭龙纹莱菔尊
拍品信息
LOT号 5005 作品名称 清康熙 橄榄绿釉浅浮雕螭龙纹莱菔尊
作者 -- 尺寸 高26cm 创作年代 清康熙
估价 1,000,000-1,500,000 成交价 RMB 2,530,000
出版:
•《利德尔藏中国古代瓷器》,布鲁特父子(Bluett & Sons),伦敦,1929年,图录编号42
•安东尼•杜•布雷(Anthony du Boulay),《藏家之心》,《东方陶瓷学会会刊》,卷62(1997-1998年),页54,图4
•安东尼·杜·布雷(Anthony du Boulay),《佳士得图说中国陶瓷史》,伦敦,1984年,页217,图10
•《玫茵堂藏中国陶瓷》卷四(II),伦敦,2010年,页374-375,编号1817

备注:
•Oswald Liddell(利德尔) 上校旧藏
•伦敦 布鲁特父子(Bluett & Sons Ltd., London)旧藏
•Robert C. Bruce旧藏,编号38
•伦敦苏富比,1953年5月12日,编号102
•Norman Railing旧藏,编号72
•伦敦佳士得,1982年6月14日,编号111
•安东尼•杜•布雷(Anthony du Boulay)旧藏
•伦敦邦瀚斯,2003年11月10日,编号64
•瑞士玫茵堂旧藏
•香港苏富比,2011年4月7日,编号19
•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收藏,编号SO460

展览:
•《利德尔藏中国古代瓷器》,布鲁特父子(Bluett & Sons),伦敦,1929年

此莱菔尊形制秀致,与橄榄绿釉相得益彰。尊呈侈口,细长颈下饰蕉叶纹及锯齿状纹样、丰肩、长腹下敛,假圈足,足窄细若萝卜。尊外满施橄榄绿釉,腹部通体以浅浮雕双螭龙为主题纹饰,四周辅以灵芝纹装饰。瓶腹满雕双螭灵芝图,双螭首尾相衔,姿态遒劲有力,面露威严之色,令人心存敬畏之情。灵芝卷草纹为地,繁缛细腻,条理有致,螭龙在上追逐嬉闹,身形矫健。底白釉,中央饰青花双圈。此瓶端正大雅,尽显天然古朴气息;釉面丰腴温润,呈色匀净且形色相合,釉色之美似浑然天成,精美无比,底部浅圈足修整圆润,胎质润白坚致。
本品极为罕见,观其橄榄绿釉色之肥厚细腻,刻划灵芝卷草纹的刀法浑厚宛转,灵动洒脱的风格,推断本器或为仿北宋耀州窑之作。翻阅公私收藏机构,此类橄榄绿釉器物后代不再复见,足证本品弥足珍贵。仅见一近例,器形接近而釉色略异之例,英国伦敦大维德基金会藏品,出版于《大维德藏明清单色釉》,伦敦,1989,编号B568,图版XIV。
莱菔尊又名萝卜尊,是康熙时新创的器型,其小巧的造型,成为书斋陈设的雅器而备受帝王的钟爱。康熙时期莱菔尊的产量稀少,且至康熙之后的历朝再也没有烧制,故而存世品十分珍贵。本品不施彩绘,独以釉色取胜,一般多见豇豆红釉,天蓝釉,冬青釉之例等,然而本品则施以橄榄绿釉,极为珍稀。所见莱菔尊,常见只在尊体表面施釉,大部分器身光素而没有纹饰,极少有如本品这般釉下饰双螭灵芝图者。
布鲁特父子商行(Bluett & Sons):该古董店由Alfred Ernest Bluett创立于1884年,1917年逝世后,他的儿子雷那德和爱德格兄弟俩接手管理古董商行,并在1922年把店面从牛津街377号设在了伦敦繁华的布若克街与达维斯街的交叉口。布鲁耶古董店是英国二十世纪最具实力的中国艺术品古董店之一,经营瓷器、青铜器、鼻烟壶等。20世纪20年代,他经常委托在华欧洲人帮助物色货品,很多文物是经由西伯利亚快运送达伦敦。客户包括瑞典国王古斯塔夫‧阿道夫六世(King Gustaf VI Adolf)、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等。
安东尼•杜•布雷(Anthony du Boulay):1949年至1980年间任职于佳士得拍卖,并于佳士得日内瓦中国瓷器部担任前总裁,同时是国民信托瓷器部的荣誉顾问。他亦曾效力于东方陶瓷学会、法国瓷器学会以及英格兰多尔切斯特博物馆(Dorset County Museum)主席。他曾协助编制多部重要的中国艺术著作,包括《Chinese Porcelain: Pleasures and Treasures》,1963年;《Christie’s Pictorial History of Chinese Ceramics》,1984年等。
瑞士玫茵堂:玫茵堂取「满庭玫瑰,如茵绽放」之意,坐落于瑞士苏黎世东南部的Meienberg,从其谐音故叫「玫茵堂」,英文译名是The hall among rose beds,意为「玫瑰花丛中的殿堂」。玫茵堂主人是祖辈便居住于此的Zuellig兄弟。其瓷器涵盖时期之广、数量之多、器型之全面以及品相之完美即使博物馆亦难以企及,可达其水准之私人藏家更十分罕见,而又因其低调之作风与卓绝之品味更添神秘之色彩,可谓西方收藏中国御瓷之巨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