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043 清雍正 青花釉里红加红彩云龙穿花纹玉壶春

青花釉里红加红彩云龙穿花纹玉壶春
拍品信息
LOT号 5043 作品名称 清雍正 青花釉里红加红彩云龙穿花纹玉壶春
作者 -- 尺寸 高31.2cm 创作年代 清雍正
估价 6,500,000-9,500,000 成交价 RMB 8,625,000

「大清雍正年制」款
备注:
北京藏家旧藏

本品器形、纹饰均自永宣御窑化裁而来,此式龙纹玉壶春瓶皆见有永乐、宣德御窑为例,当是受到西亚文化的影响,纹饰见有绘缠枝花卉、穿花龙纹、云龙纹及青花留白海水龙纹四种,所绘龙纹布局大致相同,皆作回首状,龙身粗壮健硕,爪为三趾。清宫内府典藏丰富的永宣佳作,以致雍正皇帝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优势去领略永宣御窑之风采,从而对永宣御窑各方面的艺术成就取得深刻的认识,如此所凝积的美学思想使得他们由钦慕古物转入摹古抒情之际,更具独特的艺术视野,往往撷其最精华之处组合化裁,既保留经典元素,又另见新意。他曾命将清宫旧藏永宣瓷器交由景德镇御窑仿制,如北京故宫藏一例雍正仿无款青花穿花龙纹天球瓶,青花苍雅,颇得原作神采,同时加入自己的审美喜好,笔触更趋细腻。清宫造办处文档对此类「摹古还需出新」的指示即有明确记述:「雍正七年四月十一日郎中海望持出葫芦式磁壶一件。奉旨:将此壶交年希尧照其款式仿烧造几件,其釉水如不能十分像,些须深浅亦可,将原壶上添一盖。」 本品亦是这一指导思想之下的产物,其器形、龙纹形象、写款方式即是对永宣御窑的继承,而青花加釉里红的表现形式则是「摹古而不泥古」的创新,除本例外,北京故宫收藏数例雍正御窑佳作,其设计理念亦是如此,如「清雍正 青花海水白龙纹天球瓶」、「清雍正 青花釉里红海水龙纹玉壶春瓶」,母本皆自永宣御窑而来,创新在于红龙以铜红绘就,两相对照,令人耳目一新。
胤禛作为皇子,自幼受到良好的汉文化教育,熟读儒、道、释各家经典,继位之后,遵循圣祖康熙皇帝以程朱理学为理论基础的以儒治国方略,以「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作为个人修养和国家治理的思想原则,勤于政事,在位虽仅十三年,朱批奏折达两万多件。勤政之余,从事艺术鉴赏当是他的最大爱好,内府的丰富收藏也为他优秀艺术修养的养成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品味不凡。
北京故宫藏有一幅康熙帝写字像,画面绘青年康熙皇帝坐于金漆龙椅上,身前书桌上摆放有纸砚,左手抚纸,右手持毛笔,正准备挥毫,其身后安放有一巨幅座屏,屏中正是一幅墨龙图,画面上云气弥漫,一大龙自画面右上云气中探出身来,左爪抓住巨石,右爪高举,一小龙自左下波涛中腾起,仰首呼应大龙,画风与陈容之作十分接近。康熙皇帝酷爱书法,自云:「朕自幼习书,毫素在侧,寒暑靡间。」可见笔墨功力匪浅,具有相当高的鉴赏水平,他将此墨龙图作为描绘自己挥毫时情境的背景,足见他对这幅作品的喜爱,由此也可推测,作为皇子的胤禛陪伴在康熙皇帝身边时,也时常看到这幅墨龙图,故对其也钟爱有加。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方松花石雕苍龙教子砚,随砚石形状随形雕刻,正面上方浮雕苍龙教子纹饰,布局、形象与陈容之作颇为接近,背面镌铭文「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钤「体元主人」、「康熙辰翰」二章,后刻「赐胤禛」三字,表明其为康熙皇帝特别赐给胤禛,铭文也暗寓用人应取其长处,可见康熙皇帝对胤禛的教诲。
此玉壶春器撇口,细颈,溜肩,垂圆腹,圈足微微外侈。器身上下以青花共绘六层纹饰,颈部绘蕉叶纹、缠枝花卉纹、如意云头纹,腹部主体纹样为双龙穿花,近足处为莲瓣纹,足墙为折技花卉纹,瓶底书「大清雍正年制」双圈楷书款,作品图案线条清晰,发色纯正,烧造技术堪称炉火纯青。
其中最为精彩的工艺乃是腹部的龙纹,龙体先在胎坯上以釉里红绘制,与旁边的青花缠枝花卉纹一同罩上釉明釉烧成,再于釉上画红彩,精确地覆盖原先釉里红的笔触,除了更能体现龙体的细节,也为龙纹制造视觉上的深浅度,俨如带有阴影效果,令双龙有着超凡的立体感。龙身卷曲行走在花丛中,张牙舞爪,龙首昂起,气势凌厉恢宏,口、眼、角、毛发、长须皆画得逼真生动,利齿外露,身藏于花丛中,而缠枝花卉随舞龙弯转起伏。整蒂布局繁密而不乱,诸龙神态描画精准,逼真传神,青花妍美雅丽,釉里红和红彩鲜艳夺目,于莹润洁白的釉面映衬之下,亮丽非凡。
青花及釉里红是釉下彩瓷的工艺,是以青花钴料和铜红料在素胎瓷器上描绘纹饰,然后上一层透明釉,入窑经高温一次烧成,特点是彩在釉下,永不褪色,始烧于元代,至清三代时期最为成熟,景德镇御窑厂工匠已熟练掌握了这种烧成难度高的技法。
单用青花釉里红技法的釉下彩瓷,市场上较为多见,其中龙纹玉壶春之例,可参考香港苏富比,1995年10月31日,编号476;后再出售于北京翰海,2001年12月10日,编号1762,成交RMB 880万。另可参考「清雍正 青花釉里红三果玉壶春」一例,见北京翰海,2014年5月11日,编号3765,成交RMB 1,127万。另外北京故宫清宫旧藏一件清雍正缠枝莲纹玉壶春瓶,著录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青花釉里红(下)》,香港,2000年,页214,编号195。而今瓶子乃在釉上再加矾红,低温入炉烧第二次,制作更加繁复,珍贵难得,可想而知收藏价值更高。
另外传世也有釉下青花、釉里红与釉上胭脂紫彩相结合的例子,参考一件清乾隆青花釉里红加胭脂紫彩缠枝西番莲纹赏瓶,著录于《盛清的世界—康雍干宫廷艺术大展》,龙美术馆,页279,后售于中贸圣佳,2019年6月7日,编号937;而博物馆馆藏之例可参考《西藏博物馆藏明清瓷器精品》,中国大百科出版社,页120。另有一青花瓷带有同样纹饰及器形,为张宗宪旧藏,售于佳士得香港,2000年10月31日,编号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