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067 清乾隆 粉彩百花不露地莱菔瓶

粉彩百花不露地莱菔瓶
拍品信息
LOT号 5067 作品名称 清乾隆 粉彩百花不露地莱菔瓶
作者 -- 尺寸 高20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1,000,000-1,500,000 成交价 RMB 2,185,000

「大清乾隆年制」款
备注
日本重要茶道家族旧藏

瓶撇口,长颈,溜肩,长弧腹,内凹浅圈足。造型秀丽,线条流畅。器内及足内施松石绿釉,质地匀润,外壁以粉彩百花不落地为饰,此类纹样表现为花朵相互簇拥、不留空隙之布局,于有限的空间内堆迭的绘饰月季、牡丹、菊花、忘忧、兰花、牵牛花、大波斯菊、秋海棠、矢车菊、梅花、荷花、荷叶、虞美人等各式花卉,又称「万花锦」, 「万花献瑞」,「万花献寿」,以繁盛鲜妍,目不暇接的繁花纹样取胜。此类纹样,花团锦簇,多彩并施,要求绘功落笔准绳,毫厘不差,方可成器,此类纹样初见于康熙时期铜胎画珐琅,参考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水丞,录于《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珐琅器编.卷5》,图版32。于御瓷上作为装饰纹样则始见于雍正朝,此后延烧,但仍以乾隆时期万花献瑞纹样最为繁密考究。
乾隆时期的 「万花献瑞」较之雍正一朝更为繁缛,在构图上似乎毫无章法,但实则非常讲究主次与穿插,往往以牡丹为中心,各种花卉错落有致地分布,并以缠绕的枝叶作为巧妙的隔断,且在色彩平衡方面十分出色,相邻的花朵色彩大都存在明显差异,使其虽繁密却不失皇家气度,犹如万花齐放,各尽其妍。且这些花式虽各具面貌、但整体风格趋于一致,其技法多效仿恽南田花鸟画风,这种没骨花卉画法为清宫御瓷绘饰之主流,更可印证御瓷纹样大多各有粉本,而如本品之万花献瑞图,或可追溯至乾隆朝著名宫廷花鸟画家邹一桂仿宋人笔法创作的《百花图》卷,并且在此基础上融合西洋画法,将传统中国画很难表现出来的错落层次感,通过西洋绘画所擅长的明暗渲染技法,运用于花瓣之上,使其产生立体感,层次丰富清新,花朵鲜活舒展,使乾隆一朝繁缛之风臻至极致。
此类「万花献瑞」于清档中屡有记载,但大多为贡御瓷器,此类纹样烧造繁复费时,非不计成本,竭尽巧思只为取悦皇帝的贡御瓷器方可为之。如乾隆二十六年十一月十八日,九江关监督舒善呈贡单:「……洋彩万花献瑞茶壶成对,洋彩万花献瑞茶盖拾副,洋彩万花献瑞茶盖碗拾副……」;乾隆二十八年十一月二十日,海福呈贡单「……(进皇太后),万花献瑞海棠式盖罐成对。」;乾隆三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舒善呈贡单「(交茶房)洋彩万花献瑞攒盒成对。」;乾隆三十六年十一月三日,伊龄阿呈贡单:「(交养心殿)五彩万花献瑞象耳双环瓶成对。」乾隆五十五年十二月十五日,福昌呈贡单「(交宁寿宫)洋彩万花献瑞罗汉尊成对。」可见此纹样在各类器型中均有表现,同类纹样但不同器型者,参考辽宁省博物馆藏花觚,属五供之一,见《中国陶瓷全集·清(下)》,彩图版37;另可见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藏清乾隆粉彩万花献瑞图长颈瓶,载于1958年平凡社出版,尾崎洵盛所著《清朝の官窑》;茶壶例见枫丹白露宫欧仁妮皇后典藏,图著录于,《La Céramique Chinoise Ancienne》,巴黎,2015年,页260-261。另一例巴黎吉美博物馆藏乾隆粉彩万花锦纹罐,原为Ernest Grandidier藏品,录于《Qing Porcelain. Famille Verte and Famille Rose》,伦敦,1987年,图版165;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有一例葫芦瓶,参见《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研究丛书·瓷器卷·清代》页159,图104;另可见一瓶,图载于小山富士夫,《陶器全集·卷16》,图版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