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121 明 青白玉刻龙纹匜

青白玉刻龙纹匜
拍品信息
LOT号 5121 作品名称 明 青白玉刻龙纹匜
作者 -- 尺寸 长18cm 创作年代
估价 1,200,000-2,200,000 成交价 RMB 2,932,500


备注:
• 美国重要私人收藏
• 纽约佳士得,1990年6月1日,编号30

此匜,以整块白玉雕就,直壁,浅膛,平底,前部有短方槽式流,流下有鋬,外壁近口沿处刻回纹一周器物形中有型,轮廓清晰,线条劲挺。工匠或大刀阔斧,或深入浅出,手法洗练,造形雍容而端庄,曲线婉转而流畅,结构严谨而和谐,工艺娴熟而精湛,彰显出至尊无上的皇家气息。蓦然窥得,器物内壁天赋巧色,妙作一幅山水流云。徜徉其中,仿佛置身自然万千之中,意境古雅恬淡。底刻云龙戏珠,富有神韵的线条,跃然于灵石所造的云雾之上。
匜底以天然纹理,造自然之景,云气翻卷,汹涌澎湃;又有翔龙矫猛,遒劲有力,一前肢探出追逐火珠,一后肢后蹬遨游天庭,腾云驭浪,翱游四方,显彰帝王天威。细观龙颜,目光如炬,直视观者,口齿怒张,气势磅礡,象征皇权至上。须发飘逸,四趾龙爪,威武摄人。动感十足的龙躯,与玉质天成的背景自然融合,仿若于云气中时隐时现,灵动如生,此番情景与南宋陈容所绘之《九龙图》神韵相印。
本例龙纹与清宫旧藏的一例宋代玉兽耳云龙纹簋式炉的龙纹如出一辙(参阅:张广文,《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玉器(上)》,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8年,页208,编号219),具体至躯体扭动的方向,趾爪的位置,龙鳞的刻花手法皆一一对应,唯龙首的方向稍作区别。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另一例同属清宫旧藏的宋辽时期玉龙纹盘也可佐证相类龙纹纹饰(何传馨,蒲思棠,《千禧年宋代文物大展》,国立故宫博物院,2000年,页234,IV-52)。且本例云龙戏珠的整体纹样与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一例宋代玉龙纹带饰亦有异曲同工之妙,乃宋时宫廷之典型纹饰。(张广文,《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玉器(上)》,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8年,页196,编号207)《元史·与服志》记载:「器皿,谓茶酒器。除造龙凤文不得使用外,一品至三品许用金玉,四品、五品惟台盏用金,六品以下台盏用镀金,余并用银。」但「御赐之物,不在禁限。」可知宋元时期纹样制度森严,龙纹纹样亦为皇家宫廷专属。
《周礼·春官·郁人》:「凡祼事,沃盥。《孙诒让·正义》:沃盥者,谓行礼时必澡手,使人奉匜盛水以浇沃之,而下以盘承其弃水也。《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有「奉匜沃盥」的记载,沃的意思是浇水,盥的意思是净手洗面,奉匜沃盥是中国古代在祭祀典礼之前的重要礼仪,自然礼器匜的工艺也颇为考究。
玉神秘且神圣,自新石器时代开始就为身份与地位之象征。商周时期礼玉崇玉,以玉仿青铜之器,开玉容器之先河,玉匜可谓寥若晨星,目前已知年代较早的是在西周时期,于1975年扶风庄白张家村出土一例。由青玉制成,仿铜匜形,前流后鋬,鋬作牛首形,鋬下有珥,腹部饰瓦棱纹三道,足饰涡纹,为西周时祭祀之礼器,寓意神秘,庄严凝重。(见刘云辉,《周原玉器》,台北中华文物学会,1994 年,第 240 页,图版二四七。)
宋初,理学大兴,尚古之风盛及瓷业,宋匠常依古玉及青铜器形制瓷,递衍递嬗。正史也明确记载,宋元之际,宫廷尊周制铜质大匜,作为国家礼器。此例玉匜也应是个中代表,形制古雅,承先秦形制,仿青铜之器,正与当时流行之理学相乎。
匜也常伴随玉壶春瓶及盘盏一起搭配使用,如《Social Life Under the Mongols as Seen in Ceramics〉,《Transactions of the Oriental Ceramic Society》,卷59,1994-5年,页 44》,述及在考古发掘中,匜常与瓶器或酒杯一同出土,陕西蒲城洞耳村墓,建于至元六年(1269),墓中壁匜描绘了墓主张按答不花与李云线夫妇,对坐屏风前,两侧桌案放置花瓶酒器,当中有白色玉壶春瓶与相配匜各一,详见《The World of Khubilai Khan. Chinese Art in the Yuan Dynasty》,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2010年,页83,图115。另,匜也称马盂,宋高宗有草书「马盂手札」,见《宝真斋法书赞》卷二,匜既可作日常用具,也能登大雅之堂。
匜之形制在同时期的金属器中亦有发现,安徽合肥窖藏(湖南省博物馆,《湖南宋元窖藏金银器的发现与研究》,文物出版社,2009年,页287f,图330-31)及湖南涟源(同上着,2009年,页280,编号571及页288,编号591)均发现有银匜,与本品造型十分相似。
匜的器型亦多有变化,据考,宋元时期的窑业鼎盛,钧窑、龙泉窑、景德镇窑之元青花、元釉里红对其都有不同的诠释,参见河南省文物局:《叶县文集出土陶瓷器》,中州古籍出版社,2017年,页193;沈琼华,《大元帆影 : 韩国新安沈船出水文物精华》,文物出版社,2012年,页101。天民楼旧藏的一例元青花莲塘鹭鸶纹匜,见《天民楼珍藏青花瓷器》,上海,1996年,图版17;《中国美术分类全集:中国陶瓷全集11(元)》,上海,2000年,图版215。玫茵堂旧藏的一例元代釉里红荷塘鹭鸶纹匜,参考《玫茵堂中国陶瓷》,康蕊君,伦敦,1994-2010年,卷2,编号632。论宋元时代,匜的各类使用者之身份,从墓葬或窖藏主皆非富则贵,北宋吕氏家族墓、辽代耶律羽之、西安曲江张氏、甘肃漳县汪世显家族、北京元铁可父子、石家庄史氏家族墓、安徽合肥孔庙章仲英、江苏无锡钱裕、大同曹夫楼(出土陶匜)等。既有高贵的色目人,也有汉族士大夫官宦氏族,且结合元代匜的出土区域,汉族地区似乎更为普遍。
元代汪世显家族墓也出土一例青瓷匜,匜之器型也作为宋元时期贵族用器。(见俄军:《汪世显家族墓》,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7年,页80)
而宋元时期,用玉所制匜器,除本例外,别无他见,同时期玉器唯有相近器型玉魁一例,现藏于南京大学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底刻契丹文字,内底有乾隆题记,为辽代皇家玉器。(见洪银兴、蒋赞初:《南京大学文物珍品图录》,科学出版社,2002年,第68页。)
《说文》斗部中有:「魁,羹斗也,从斗鬼声。」在匚部中说:「匜,似羹魁,柄中有道可以注水。」由此可见,魁是一种盛羹的斗,其形象似注水用的匜。但两者的区别是:匜柄虽然像魁柄一样在器身一侧,但匜柄上是一条流水的槽道。两者皆非俗物
复观此器,其以上古青铜礼器之形,取天地造化之玉器纹理寓以山川大地,而集人工艺之精巧雕琢以龙纹象征皇权,天地在上,皇权在下,彰显古人祭祀崇尚以「天地自然」为尊的喻世之理,可谓难得的一件宋元时期宫廷御制玉礼器之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