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093 明宣德 御制青花「永平安颂」高足碗

御制青花「永平安颂」高足碗
拍品信息
LOT号 5093 作品名称 明宣德 御制青花「永平安颂」高足碗
作者 -- 尺寸 直径16.8cm 创作年代 明宣德
估价 咨询价 成交价 RMB 55,775,000
出版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编:《弘历的世界》,编号150,上海书画出版社,2021年。
「宣德年制」款
此件拍品为保税状态。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备注
1.香港苏富比,2009年4月8日,编号1671
2.伦敦苏富比,1985年12月10日,编号195

展览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乾隆御制诗文稿、兰亭图帖缂丝卷暨重要宫廷艺术特展」,北京,2021年04月23日-05月10日

永宣御窑为中国制瓷史上的一个高峰,其中又以宣德御窑最令人称道,新式器型、釉色迭出,可谓开前世未有之奇,展现出卓越的创造力,对后世影响深远,明谢肇淛《五杂俎》载:「惟宣窑款制最精,距迄百五十年,其价几与宋器埒矣」,又见田艺衡《留青日札》卷六载「宣窑之贵,今与汝敌…… 今宣窑兴而与汝争价,亦足观也」,足见宣窑瓷器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本件「明宣德 御制青花永平安颂高足碗」,品质精绝,极为珍贵,是为宣窑至宝。
碗撇口,弧壁,高足中空,通体施釉肥厚,釉色明润。外壁大幅留白,仅于碗壁中线处以青花书写藏文「平安颂」经文一周,字体工整隽秀,外壁下部绘仰式莲瓣纹一周,青花发色苍雅淋漓,个别笔画可见铁斑沉着,时代特征鲜明。
经文内容汉文可翻译为「日平安,夜平安,阳光普照皆平安,日夜永远平安泰,三宝护佑永平安」,该经文为藏地祈颂平安吉祥的重要经典,各大教派均有念诵,藏传佛教信徒认为,「常时行此烧香供施,现世灾难消除,究竟证得四身佛位,利益甚大」。亦有译为:愿昼吉祥夜吉祥,昼夜六时恒吉祥,一切时中吉祥者,祈愿三宝皆吉祥。
碗心以暗刻技法于双圈内篆书「宣德年制」四字两行款识,字体结构严谨,笔画酣畅自然,转折处浑圆,婉丽飘逸,雍容规度,与寻常所见楷书宣德年款颇为不同,而与见于个别永乐甜白釉的暗刻篆书「永乐年制」款识极为接近,可见本品当烧造于宣德早期。宣德御窑楷书款识出自明初著名书家沈度之手已为学界所公认,文献亦有记述,如明代焦竑着《玉堂丛话》,其中卷七「巧艺」记述:「度书独为上所爱,凡玉册、金简,用之宗庙朝廷、藏秘府、施四裔、刻之贞石,必命度书之。」而关于如本品所署之少见的篆书款识,有学者考证其字体亦出自沈度手书,依据在于上海博物馆藏有沈度的一方端砚,底部篆书刻款「永乐乙未秋翰林沈度识」,与永乐官窑瓷器年款仔细比较后可发现,二者风格完全一致,故此式年款当由沈度书写后,再交景德镇御厂,由工匠们按墨迹移到瓷坯上。景德镇御窑厂曾出土一例「明宣德 天青釉高足碗」,碗心青花书「宣德年制」篆书款,书法风格与本品一致,亦可为参照。
内壁釉下与外壁书写经文对应处位置有兰札体梵文经文一周,因釉层较厚,颇不易觉察,侧光方依稀可见,以手抚之,釉面亦十分平整光润,故内壁文字当是于洁白的胎体上印刻而成,使文字有浅浮雕的效果,施釉后方可显出字形,同时又使釉面平滑,可谓鬼斧神工之技。
宣德皇帝勤政尚儒,天下太平富裕,并深受其祖父永乐帝崇信佛教之影响。据载,他曾接受密宗灌顶,命藏僧编撰翻译许多藏密方面的著述和仪轨,并在宫廷内举办各种法会。
明初,明朝政府对西藏采取「多封众建」、「尚用僧众」的治藏方略,既赐封三大法王(代表西藏三大宗教派别),也赐封五王(管辖地区的行政首领)。宣德皇帝曾大批分封西藏僧人为法王、国师;进京驻锡的藏僧也越来越多,至「宣宗末年,入居京师各寺者最盛」。通过封授数量的「多」,分散各方势力,削弱各自的力量。这一政策的施行,对明朝西藏地区的长期安定,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朝贡与回赐是朝廷与西藏联络的主要纽带与形式:西藏各派进京朝贡,能获得丰厚的赏赐,也在寻求皇帝诰封,以证其权力的合法性;明廷将诰封视为中央政府享有西藏主权的标志,并以三倍于贡物价值的丰厚回赐,拉拢藏族上层人士。有学者认为,明廷对番王慷慨的封官、赏赐,希望借其力量守边护方,所谓「广宣佛教,化导群迷,俾尔一方之人,咸起为善之心,永享太平之福」。
宣宗本人对藏传佛教之喜好、国家一统之诉求,成就了众多极具历史意义、极富艺术表现力的作品:永乐朝始筑之重要佛教寺塔,宣德朝延续建造,如南京大报恩寺及其琉璃宝塔,永宣二朝并有施工,终于宣德年间完工;宫廷御用监特设「佛作」并铸造鎏金佛像,刻铭当朝年款,记载帝王施供,形成了影响深远的永宣造像风格;其他宫廷器物作坊特为佛教祭典打造所需之织锦、瓷器等各项器物,用于宫内仪式,亦布施予宫外寺院。
宣窑礼器多以青花瓷取代前朝单色白瓷,如书藏文佛咒者,前朝仅见甜白釉器,宣窑却有如本品这般以青花作饰之例,甚为珍罕,无疑是北京宫廷为赏赐西藏上层僧侣而特制,抑或用于内廷佛堂供奉。与本品相同的,现知台北故宫博物院、西藏布达拉宫管理处各珍藏一例;采用类似装饰纹样者,散见于海内外重要公私收藏,尤其是藏地重要寺庙中见有此类特殊品种保存,如收藏于西藏萨迦寺的传世唯二的两件宣德五彩器,均书写长篇藏文经文,也可证此类作品的珍贵特殊。其上所书《吉祥偈》,不仅是修行密宗之法门,亦承载着帝王对政权一统的深深思索与努力践行,传诵着苍生得享太平之福。
明代文献中此类高足碗或名「钟」,如正统六年去世的梁庄王墓中,出土高足碗所配的金盖上,刻「金钟盖四两九钱」。西藏档案馆藏《致如来大宝法王书及赏单》载,永乐六年(1408年)正月初一,成祖赏赐大宝法王的礼物中有「白瓷八吉祥茶瓶三个,银索全;白瓷茶锺九个,红油斜皮骰手全,五龙五个,双龙四个」的记载。陈克伦先生认为,「白瓷茶锺」即西藏博物馆藏永乐甜白釉印花龙纹高足碗,「白瓷八吉祥茶瓶」即白釉刻花僧帽壶。他进而推断,甜白釉印花龙纹高足碗为永乐皇帝赐给大宝法王,且此类高足碗与僧帽壶同为茶器,配套使用。
之所以赏赐高足碗,与藏区僧众之习俗密切相关。西藏地区,喇嘛每日早中午均要念经吃茶。集体饮茶时,僧侣们按照自己的位置坐好,取出随身携带的茶碗放在面前,由专门司茶役的僧人斟茶,可知高足茶钟为高僧日常佛事修行必备,朝夕相伴。藏族甚至有谚语,「刀碗配套不离身,友或仇人随时见」。为便于「不离身」,茶钟多配以钟套,套上设以穿带把手,一例见《西藏博物馆藏明清瓷器精品》,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页28。
各类高足碗中,如此件饰吉祥经者,尤其受到珍视。成书于明中期的《汉藏史集》载,「两只由朝廷颁赐的碗,被称为格尔,由化身的大明皇帝献给得银协巴和众生依怙大乘法王。这两只碗中大的一只是献给大乘法王的,此碗为青花碗,上面有白昼吉祥(夜晚吉祥)等文字,绘有六种图案及吉祥八宝,由于有这些珍贵的图案更显得贵重。」此描述未能与西藏地区已知永乐器对照,却与宣德所制莲托八宝纹高足碗相合,一例见《西藏博物馆藏明清瓷器精品》,页34。由此亦可知,吉祥经与八宝皆为「珍贵的图案」,使青花碗更加贵重。
西藏所藏相类高足碗配以精美银鎏金底座,于端素之余,平添一分高贵。据考,只有上层僧人,如法王、国王级别之人,方使用盏托。如西藏阿里扎达古格度母殿壁画描绘了古格末代王赤扎西扎巴德率僧众,会见四世班禅洛桑曲坚之场面。画面中,众人面前皆置高足碗一只,但只有班禅、古格国王和王妃之高足碗配以盏托。由此可见,此类书吉祥经之高足碗在藏区地位极高,仅限高层享用,非常人可以企及。
此类茶钟现仅知五件,此件为唯一可流通于市者。前述台北故宫藏品为清宫旧藏,民国时故宫文物清点编号为「故瓷5593」。据清点档案记录,此件原贮存于景福宫-梵华楼-佛日楼区域。梵华楼为著名的六品佛楼之一;佛日楼是干隆皇帝为其归正养老后专用的佛堂,是其礼佛诵经之所,其与梵华楼之间有石梯相连,楼内供奉藏传佛教密集金刚、上乐金刚、大威德金刚、喜金刚、时轮金刚五大密教主尊。二者均为内廷中重要佛堂,故依以上两例博物馆所藏的传承历史和使用陈设场合推测,与之相同的本品亦当为极重要的佛前礼器。
另有一例藏于德国希尔德斯海姆的罗默博物馆(Roemer-Museum),见Ulrich Wiesner着《中国瓷器》(Chinesisches Porzellan),1981年,图版1。拍卖曾见另一相类器,于苏富比纽约1982年11月19日上拍,编号239。其由Stanley Herzman夫人购入后,捐予大都会博物馆。该靶碗与毕加索、马蒂斯之作品一起,入选大都会博物馆《1984-1985年重要入藏》一书,成为该馆极重视之馆藏珍品。由此,市场上可流通之此类高足碗,仅余本次之拍品。
与此件器型相仿者,见饰云龙纹十余例,多为博物馆蓄藏,流通于市场者如佳士得香港1997年4月27日上拍一例,编号71,后为埃斯肯纳齐、玫茵堂雅藏,后于苏富比香港2012年4月4日再次上拍,编号29,成交价1.1266亿港元。另有青花留白龙纹、龙穿花吉祥经、岁寒三友、缠枝花卉、青花留白海兽等几类,各有其妙,大多装饰繁满。如此件纹样留白处较多,舒朗清逸者,较为少见,品味极高。本品纹饰布局颇具匠心,内壁凸花工艺独特精湛,外壁青花不以繁复纹饰取胜,而是以留白凸显内容之重要性,别具艺心。
静静观赏着这件礼佛重器,遥想近六百年前,本品曾置于御苑佛堂,常伴宣宗或藏地高僧法王左右。它关乎信仰,是宗教的承载,是精神的寄托;它亦关乎家国安宁,是政治的礼物,蕴藏着治国的智慧。它是信仰者的福音,亦是企好天下太平之你我的福音。青灯佛影,宝幢庄严,历代高僧大德无数遍颂念着「平安颂」经文,「日平安,夜平安,阳光普照皆平安,日夜永远平安泰,三宝护佑永平安」,诵经之声仿佛穿越时空,在耳边想起,可谓无比殊胜。